章开沅:治学不为媚时语

顾炎武与友人书曾云:“尝谓今人纂辑之书,正如今人之铸钱。古人采铜于山,今日则买旧钱,名之曰废铜,以充铸而已。所铸之钱既已粗恶,而又将古人传世之宝舂锉碎散,不存于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因诗悟史

诗人不一定是史学家,正如史学家也不一定是诗人。但诗中有史、史中有诗,即非史诗佳作,昔人诗词中亦有富于史识、史感者,读之可以增添治史悟性。 唐朝孟浩然有《与诸子登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岁月如歌亦如梭

百年校庆征文的题目是岁月如歌,我却常常感到岁月如梭。多少往事,历历犹在眼前,仿佛就是昨天。 我与华师可说有缘。1933年父亲在汉口一家银行工作,但却住在文化氛围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开卷有益

我从小爱读书,又幸而有书可读,但却谈不上什么家学渊源,更没有什么读书计划。 父亲很忙,每天早出晚归,子女又多,除对作为长房长子的大哥略予教诲外,对我们这些“二等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孟浪少年游

我11岁那年(1937),由于日军侵犯上海南京,逃难跑到四川。第二年秋天,以沦陷区学生身份进入国立九中,享受政府“贷金”待遇,在极其困苦的条件下读到高三上。 九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寻梦无痕

我从小到大,籍贯都是跟随着父亲填写为浙江吴兴(今湖州)。根据《吴兴荻溪章氏家乘》四修本及其续编,我家世居荻港(原属菱湖镇,今归南浔区和孚镇),属清芬堂一支。荻港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我的人生追求

尽管我年轻时曾有种种浪漫的幻想和不切实际的抱负,但却命中注定只能当一辈子教师。不过,我欢喜教师这个职业,我欢喜学生,学生也欢喜我,这就是最大的幸福。古语云,人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