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南生:不逝的先生、永远的校长

敬爱的章开沅先生永远地离开我们了。举校同悲,学界同泣!他的逝世是我国史学界、教育界的重大损失,国内学术界少了一位睿智的思想者。 一 2021年5月28日一大早,我在赶往洪山宾馆参加仙桃市校企合作创新平 […]

彭南生:在章先生最后的日子里

敬爱的章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举校同悲,学界同泣!他的逝世是我国史学界、教育界的重大损失,国内学术界少了一位睿智的思想者。 一 2021年5月28日一大早,我在赶往洪山宾馆参加仙桃市校企合作创新平台推介 […]

彭南生:论近代中国农家经营模式的变动

一、问题的提出 在近代中国农村,农户是最基本的经济单位,农业与家庭手工业的结合是中国近代农家经济活动中的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不过,这种现象不是千篇一律的,也不是固定不变的,由于农户人口多少不等、土地占 […]

彭南生:近50余年中国近代乡村手工业史研究述评

摘要:建国以来的50余年,中国经济史学界对近代乡村手工业史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及其薄弱环节还很多,在一些主要问题上仍存在着分歧。今后的近代中国乡村手工业经济史研究必须秉持客观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