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开沅:史学与政治

历史学不会同政治学争地位,政治学也不会同历史学比高低。它们之间是不同学科之间的平等关系,然而史学家与政治家之间的关系就比较复杂,特别是与那些有权有势的政治家之间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历史的公正(续)

作为历史学家,布洛赫希望自己的同行不要扮演法官角色,但我们过去却长期习惯于用法官的眼光看待历史上的人和事。所谓“三七开”或“四六开”之类的功过区分,往往成为盖棺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历史的公正

布洛赫在《历史学家的技艺》第四章“评判还是理解?”一节中,提出历史的公正这一重要命题。 他认为有两种形式的公正无私,一是学者的,一是法官的。两者的基本共同点是忠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史学寻找自己

这些年,我在海内外各地,经常讲的一个题目就是:史学寻找自己。 史学之所以需要寻找自己,是因为史学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自我迷失,而首先是因为许多历史学者在不同程度上已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我的史学之路

章开沅先生 今年四月,与近代史研究所同仁到家乡浙江湖州春游,又到章氏宗族的聚居之地——荻港村。我虽已多次回到故里,但这趟返乡之旅仍有很大不同。这是一趟纯粹的私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