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说老实话

陈独秀:说老实话

“负责任,说老实话”,汪精卫先生这两句话,特别对于现在的中国人(精卫先生自己和我当然都在内),真是逆耳的良言!我以为这两句话实在是一句话,不说老实话的人,决不会负责任,话既然不老实,根本便无责任可负。说老实话,可以说是负责任的基本条件。

说老实话的意义,在表面上好象就是不说谎;然而更进一步解释起来,似乎前者比后者还有积极的意义。不说谎,只是消极的不说谎话欺骗人;说老实话,更是积极的举世非之而不顾的把真理说出来。在欧洲许多国的语言中,“老实话”和“真理”可以同用一个字,例如英语之Truth,俄语之Pravda。说谎话说出最高的价值,也不过是宗教;宗教是要靠说谎才能存在的,说老实话乃是科学的。科学家有时也有错误,然错误不过若干假定之不成立,真正科学家都不曾有心说谎。科学正是严肃的制止人们说谎,欢喜说谎的人们所以也厌恶科学。

欧美学术界,自从科学战胜了宗教,能够说老实话的人,日多一日。政治界便逊色多了;然而比起我们的士大夫群,还老实得多。譬如:他们的右派便自称是右派,资本主义者便自认是资本主义者;我们的右派和资本主义者,如果被人称为右派和资本主义者,心中便感觉得不愉快,甚至勃然大怒。

在抗战八股大流行的今天,把宗教般的感情代替了科学,设老实话更是不合时宜了。后方的英勇战士实在太多了,尤其在开会宣言和通电的时候。全民抗战,各党合作,全国精诚团结,民众奋起,歼灭敌人,最后胜利,如此等等,似乎都已经不成问题,事事结果圆满,处处印象极佳,即有一二忧时之士,心所谓危,亦不敢出诸口。此种状况究竟能够支持几久呢?个人不说老实话,其事还小;政府使人不敢说老实话,事情已经够严重了;社会不容许人说老实话,则更糟。至于纯洁的有志青年,也不愿听老实话,而乐于接受浮夸欺骗的宣传,尤其是盲目信从在野党不负责任的胡吹乱道,那便是无药可救了!

现在的环境并不容许我说我所应说的老实话,即偶然吐出万分之一不忍附和时论的话,已经使有些人大大的不快了。我不敢自吹我是敢于说老实话,我只自誓:宁可让人们此时不相信我的说话,而不愿利用社会的弱点和迎合青年的心理,使他们到了醒觉之时,怨我说谎话欺骗了他们!

说老实话的人一天多似一天,说老实话的风气一天盛似一天,科学才会发达,政治才会清明,社会才会有生气,如此国家,自然不易灭亡,即一时因战败而亡,其复兴也可坐而待;否则只会有相反的结果!

七月二十七日

原载1938年广州亚东图书馆印行《告日本社会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