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开沅:“林章配”

林增平走了,一晃已是四年,曾经享誉海内外史学界的“林章配”遂成历史陈迹。 自从1976年以来,我们曾经合作主编《辛亥革命史》(三卷本),合作创建中南地区辛亥革命史研究会,合作编辑《辛亥革命史丛刊》,合作举办一系列辛亥革命学术研讨会,特别是在长沙举办的青年辛亥革命学术讨论会,合作培养青年教师乃至博士研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忆旭麓

陈旭麓与陈庆华,对我来说,都处于师友之间,一向以学长视之。 1956年暑假,学校让我到北京参观学习,并顺便购买历史博物馆编制的一套中国近代史图片。1949年南下以后,我一直僻处武汉,与外界颇为隔绝,又是第一次到首都北京,所以事事都觉得很新鲜。当时教育部正在召开师范院校中国近代史教学大纲讨论会,到会者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忆庆华

已记不清到底是哪一年与陈庆华初次见面,但他的大名倒是很早就知道。20世纪50年代初期,他动笔较勤,常在报刊(如《光明日报》)上看到他的文章。大约是在1961年武昌纪念辛亥革命50周年学术会议期间,我们才初次结识,但此后并无联系。 直到1963年我被借调到北京,参与筹建中国近代社会历史调查委员会,由于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忆贝德士

贝德士是我以前在金陵大学历史系读书时的老师,也是我现今正在研究的历史人物。 贝德士是美国人,1897年生于俄亥俄州的纽瓦克。原名Miner Searle Bates,贝德土是来华后取的中文名字。他的父亲是当地一位新教牧师,长期担任海勒姆学院院长。小贝德士就在这所学院读书,1916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并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忆黎澍

久仰黎澍大名,但说老实话,我早先并不怎么喜欢他的论著。20世纪50年代初,我常在《学习》杂志上看到他写的一些配合干部学习的理论文章,觉得并无多少新意。特别是他写过一篇批评侯外庐文字艰涩的短文,给我留下对长者过于苛求的轻慢印象。 但1961年初夏的首次面谈,迅速改变了我的看法。当时我受湖北省社联的委托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中小学老师

师恩难忘。中小学时代的师恩更加难忘。这是由于儿童和少年可塑性很强,中小学老师比大学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更大。 我开始进的小学,在武昌胭脂路,但给我留下的印象并非如校名那么美好。抗战前,武汉的小学老师都执有教鞭,在课堂上除用以指点地图、板书外,还具有敲讲台乃至“接触”学生肢体的威慑功能。有位姓凤的中年女教 Continue reading

桑兵:桂子山从学琐记

  用近代学人的眼光看,我也可以算得上是学问欲不弱的人。之所以如此,固然有天性的作用和少年时环境的影响,更重要的,还是后来各位老师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将自己引导或是带领上学术的自觉之路。其间章师的影响尤为关键。 一 第一次见到章师,还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在四川大学上学期间。当时《辛亥革命史》编撰组的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筹建史调会

1、参与筹建史调会 1963年国庆节,受内蒙古大学戴学稷等邀请,我和祁龙威一起到内蒙古大学讲学,顺便领略塞上风光。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还没有离开呼和浩特,内蒙古大学就收到了东老发来的电报,叫我立即返回北京。 摄于内蒙古大学,右侧是祁龙威 回去之后,立即找东老。东老说:“现在有一件重要工作,是胡乔木同志 Continue reading

谭徐锋:捕捉史家与时代的多重记忆——《章开沅口述自传》书后

章开沅口述自传   十年潜影 我发愿想请章开沅先生写一部口述自传,其实是受胡适的启发。 2001年冬天的一个午后,作为大一新生,我在武昌桂子山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资料室读胡适《四十自述》时就留意到,1933年6月底,胡适在太平洋上,为该书作序:“我在这十几年中,因为深深地感觉中国最缺乏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口述自传》出版

内容简介 作为当代中国著名史学家与教育家,章开沅先生一生历经世变,阅尽沧桑,其丰富阅历,不但能补正史之阙,也能为对民国以来历史感兴趣的人们提供很多掌故,还能以长者的智慧给人以启迪。本书由章先生口述,尽量保持历史原貌,呈现了晚近中国学术史、教育史与中外文化交流史中的不少生动历史细节,娓娓道来,于不经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