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开沅:王道与霸道——试论孙中山的大同理想

大同是中国古代源远流长的一种政治思想,也是一种最高层次的伦理设计。儒家所津津乐道的:“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养,矜(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国学家的精神世界——对章太炎与“《苏报》案”的再认识

历经戊戌政变、八国联军之役与自立军起义失败,章太炎终于与康、梁决裂。壬寅(1902)三月,他在东京举办“支那亡国242年纪念会”,表明反清革命决心。癸卯(1903)早春二月,太炎到上海爱国学社任教,并与蔡元培、章士钊等在《苏报》上鼓吹民族民主革命。《苏报》言论日趋激烈,特别是太炎先后发表《驳康有为政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辛亥革命前后的张謇

光绪三十一年(1905)是资产阶级革命开始进入高涨的一年,同时也是清政府开始伪装预备立宪和资产阶级改良派认真发起立宪运动的一年。 张謇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展开了频繁的政治活动。因为他感到“内忧外患”严重到了极点,只有立宪才能使“外而眈眈环伺之列强,内而狡焉思逞之匪党,皆当改易视听,革面洗心。”(《张謇 Continue reading

魏文享:鸿飞天涯思无穷——读章开沅先生著《鸿爪集》有感

苏东坡的《和子由渑池怀旧》很早就曾读过,“雪泥鸿爪”的典故也已印在记忆里。一般用得较多的是前四句,“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悠悠人生,飞鸿过境,爪印雪泥,雪下无痕,空旷苍凉,最易无端惹悲情,勾引起对过去及生命意义的无限思绪。若再见到后四句,“老僧已死成新塔,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中国早期现代化的开拓者——张之洞与张謇比论

在中国早期现代化的历程中,张之洞与张謇是两位引领潮流、颇有作为的开拓者。张之洞是晚清洋务运动的殿军,张謇则被梁启超称为“崛起于新旧两界线之中心的过渡时代之英雄”。在他们身上,既有过渡时代的转型特质,又有坚守传统的近代追求。 如果说张之洞是晚清现代化进程中官办企业的提倡者和实践者,那么,张謇则是清末民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先生撰文深情追忆弟子游建西

按语:2013年4月20日,章开沅先生早年的博士生、深圳大学副教授游建西在贵阳突然逝世。听闻噩耗,耄耋之年的章先生深感悲痛,撰写长文深情回忆了学生治学、为人处事的点滴,情真意切,感人至深。文章结尾对于彻底改造现行学术评估指标体系的呐喊更是意味深长。 无限思念忆建西 白头人送黑头人,乃是人生晚景的凄凉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朱英主编:《中国近现代史》

  迄今,有关中国近现代史的高校历史专业教材已为数甚多,在此情况下再编写一部新教材,具有不小的难度。如果在体例和内容等方面缺乏新意,就不会有什么价值。而由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教授及朱英教授共同主编,汇聚南开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郑州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等多所高校近现代史专 Continue reading

罗福惠:在祖国大地上寻根——记章开沅先生的寻根“心”、“迹”

  今年是华中师大110周年校庆,在昙华林和桂子山耕耘播种64年的章开沅先生恰恰也年届米寿。多年来同行师友围绕章先生的志业、人格、治史方法、学术贡献和育人成绩等等话题,已写过一些或长或短的文字,现在仅对章先生的寻根“心”、“迹”略加回忆,或许有助于我们了解章先生的思想情感和人生轨迹。   一   从 Continue reading

罗福惠:章先生指导我们做课题——在业师章开沅教授荣休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

  从1949年夏到今天,章开沅先生在华师辛勤耕耘六十五年。教书育人,培育出学生无数;学术研究,有文字著述等身。我自从1980年追随先生左右,迄今也有三十四年。时间到哪里去了?时间曾在我们的把握中,而以后将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陆续出版的章先生的专著和论文,将达数百万字。字字句句,都是先生以心血铸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党员、党权与党争:1924~1949年中国国民党的组织形态》序

  治史难,治当代史尤难,治当代政治史更难。当代史之所以难治,盖因所治之对象尚未“冷却”,治史者自己置身于当代社会之中,对所治之对象难以冷眼旁观,评人论事难免受到外在环境之影响与内在心境之囿限。“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即此之谓也。   以国共两党的历史而言,受两党数十年政治竞逐和对立之浸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