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纪霖:现代中国的自由主义传统

在二十世纪即将结束的时候,随着东欧与苏联社会主义的瓦解,自由主义在整个世 界又重新大放异彩。它在90年代的中国也重新起步,成为现代化道路的一种可能性选择。当代中国的社会政治思潮,基本形成了自由主义、民粹主义和新保守主义三种思潮互动的格局。自由主义思潮及其运动尽管受到了主流意识形态和政治权力的压制,但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重建社会重心:近代中国的“知识人社会”

[摘要]在传统中国,士大夫为四民之首,宋明以后形成了一个“士绅社会”。晚清科举制度的废除,使得士大夫再次成为自由流动资源,“士绅社会”逐渐转化为“知识人社会”。这一“知识人社会”拥有学校、社团和传媒三个重要的公共建构,这使得知识分子的文化影响力空前地提高。然而由于“知识人社会”的独立性质,又使得知识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启蒙的自我瓦解

90年代的中国思想文化界,是一个重新分化的年代。在80年代的新启蒙运动之中,中国的公共知识份子在文化立场和改革取向上,以「态度的同一性」形成了共同的启蒙阵营1。但这一启蒙阵营到90年代,在其内部发生了严重的分化。围绕著中国现代性和改革的重大核心问题,知识份子们从寻找共识开始,引发了一系列论战,并以此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重建知识与人格的立足点——徐复观的知识分子论

徐复观被公认为海外新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不过,他与新儒家的其他代表人物如牟宗三、唐君毅等不同,其思想要比他们更复杂一些。徐复观既是一个传统主义者,又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他的思想介乎于二者之间,用台湾著名学者韦政通先生的话说:他是“以传统主义卫道,以自由主义论政”。[1]而且其一生著作等身,涉及到中西文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规范的张力与限度

一 关于学术的规范化和本土化问题,已经在中国学术界讨论多时。这一讨论的发生 学语境是不言而喻的,即在中国向世界开放,全球的知识系统日趋一体化、同时又更 加多元化的背景下,中国的学术研究如何在与世界接轨的同时,逐步形成本国 自身的风格、理论和学派。作为这场发生在中国土地上的理论探讨,尽管已经涉及到 一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在现代性与民族性之间——现代中国的自由民族主义思想

20世纪是自由主义高奏凯歌的世纪,也是民族主义大行其道的世纪。民族主义无论在世界上,还是在中国,都是一个颇有争议的意识形态,它是一把双刃剑,既有可能与自由主义相结合,象在美国和法国革命中那样,赋予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以民族国家的形式;也有可能与各种专制的威权主义或反西方的保守主义相联系,成为其政治合法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都市空间视野中的知识分子研究

内容提要:本文首先从方法论的角色回顾了1980年代以来中国大陆的中国知识分子研究,指出其所围绕的传统与现代、学术与政治两个轴心的内在限制。作者认为,在新世纪的背景下,知识分子研究有必要纳入到重新问题化的框架之中。本文从知识社会学的角度,提出了一个新的研究论域:在思想和社会的互动关系中,研究知识分子在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启蒙的命运——二十年来的中国思想界

1978-1998年的中国思想界,与同步进行的中国现代化变革紧密相关。 中国的改革从总体来看是一个自上而下、由体制内部的权力中心向体制边缘和外部空间逐步拓展的过程,随着变革的深入和问题复杂性的呈现,思想界也处于不断的分化和重新整合。 在这二十年中,最值得重视的是八十年代中后期的新启蒙运动,其上承思想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近代中国的公共领域:形态、功能与自我理解——以上海为例

近十年来,哈贝马斯(Juergrn Habermas)的公共领域(public sphere)理论,与市民社会(civil society)理论一起,在国外学术界,特别是美国的中国研究学界,被尝试应用于明清以来的中国社会,但也引起不少争论。(注:在美国的中国研究学界,将市民社会与公共领域理论用来分析 Continue reading

蒋建农:独立自主探索中国式革命道路的开端——大革命失败之际的毛泽东

内容提要:学术界普遍认为,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国胜利的中国式革命道路是从井冈山时期开始开辟的。事实上,井冈山的斗争并不是无源之水和无本之木。如果没有大革命失败之际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对中国革命道路的探索和实践,就没有井冈山革命道路的开辟。毛泽东在大革命失败的风云变幻关头,高举中共独立领导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