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纪霖:知识分子词源学意义——关于知识分子的系列思考之一

自八十年代以来,知识分子问题一直为人们所关注。中国人的习惯,谈到一个问题,首先要有一个明确的定义。究竟何为“知识分子”?近年来我在几所大学的演讲,也经常被听众问到这一问题。虽然在这一领域已潜心研习多年,但依然感到隐藏在此问题背后的复杂性,要作一言而蔽之的笼统回答,几乎是不可能的。其实,任何一个有生命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

我将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划为六代人,以1949年为中点,前三代暂且不提,后三代以文革为中心,分为十七年一代,文革一代和文革后一代。其中最受瞩目的是文革一代,这一代有各种说法,老三届、红卫兵、知青、新三级等等。他们在文革之初是初中、高中生,1969年响应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成为知青,文革之后其中的佼佼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思想史研究的“十字架”——黄克武《一个被放弃的选择-梁启超调适思想之研究》代序

本书是台湾中国思想史学者黄克武先生的代表作,研究的主题是梁启超。梁任公思想的研究,在海内外学术界,历久而弥新,如同欧洲的洛克、约翰·密尔、卢梭这些古典思想家研究,几乎每年都有新著问世。如果要谈中国的现代性,谈中国的启蒙思想,梁任公是少数几个无法绕开的伟大智者。他留下的历史身影,笼罩着整个二十世纪中国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二十世纪中国六代知识分子

历史,总是由知识分子书写的,然而,知识分子自身的历史,却常常无人书写。个中的缘由,大概是因为知识分子在中国,一直被认为是一根依附在人家皮上的无足轻重的杂毛,连独立的名份都没有,何来独立的历史?这一情形,到80年代有所改变,在文化热之中,产生了知识分子的自我反思。反思的方法有多种,其中之一就是历史的反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废科举引发20世纪中国大变局

没有1905年废除科举制,1911年很可能就不会发生辛亥革命。打响辛亥革命第一枪的是那些青年军官们,他们本来应该在科举的道路上攀爬,但因为科举制被废除,他们只能进军事学校,并在后来成为辛亥革命的重要推动力。科举制被废除造成了整个中国20世纪的大变局,这需要通过长时间的观察才能看清。 1905年对于中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五四的历史记忆:什么样的爱国主义

伴随着中国在经济上的崛起,爱国主义在神州大地已经成为强大而广泛的意识形态。90年前的五四运动,也被教科书和主流媒体定格为一场爱国主义的集体记忆。然而,翻阅故纸堆,却发现了另外一些声音。傅斯年是五四游行的总指挥,他在运动后不久这样说:“若说这五四运动单是爱国运动,我便不赞一词了:我对这五四运动所以重视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周濂、刘擎等:政治正当性的古今中西对话

【编者按】华东师范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在2006——2010年间承担了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研究项目《中西思想史视野中的政治正当性》,课题组成员是研究中国与西方思想史、政治哲学的学者。当他们从古今中西各自的专业视角研究了政治正当性在不同的时间与空间的理论形态和话语方式之后,发现即使在不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天下主义、夷夏之辨及其在近代的变异

核心提示:在近代中华民族建构的历史过程之中,传统中国的天下主义和夷夏之辨作为历史性的思维框架依然左右着近代中国的思想家们,只是在西潮的冲击下,二者在近代的氛围中产生了历史的变异,以中华文明为核心的天下主义蜕变为以西方为中心的文明论,以中原文化为标准的夷夏之辨异化为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基础的种族论。而在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在自由与公正之间:现代中国的左翼自由主义

一个社会要得以维持,必须要有一套为社会所有成员普遍接受的合理性规则。传统中国是一个礼治社会,儒家的礼治提供了符合那个时代正义标准的规则秩序。然而,从19世纪末开始,中国进入了一个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在西方世界的冲击下,传统的中国社会文化秩序全面解体,对于转型时期的中国来说,如何建立一个符合自由与平等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革命后的第二天——中国“魏玛时期”的思想与政治(1912—1927)

内容提要:在现代政治之中,究竟谁能代表公意?是议会民主制之下通过投票选出的代议士,还是行政威权之下代表民族整体意志的主权者,还是在民粹革命之中通过直接民主,由人民直接在场,呈现公意?在20世纪的世界政治格局之中,这是英美、德国和苏俄三种不同道路的区别。而在1912年——1927年短短的15年间,民国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