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被压迫民族之前途

陈独秀:被压迫民族之前途 被压迫民族是资本帝国主义的产物,被压迫的劳动者为他生产商品,被压迫的落后民族为他推销商品和生产原料,这是资本帝国主义的两个支柱。 被压迫的民族反抗资本帝国主义的压迫,以至走到 […]

陈独秀:战后世界大势之轮廓

陈独秀:战后世界大势之轮廓 历史决不会重演,此次大战已使世界各方面发生巨大变化,或已发生巨大变化之萌芽,拿过去理论公式的表格来填写将来的事变之发展,简直不中用了。 此次大战不外三种结果:一是英、美和德 […]

陈独秀:我的根本意见

陈独秀:我的根本意见 (一)不会在任何时间,任何空间,都有革命局势。最荒谬的是把反动的局势,说成革命的局势:即把统治阶级战胜后,开始走向稳定,说成是走向崩溃,把中间阶级离开革命阶级而徘徊动摇,说成开始 […]

陈独秀:蔡孑民先生逝世后感言

陈独秀:蔡孑民先生逝世后感言——作于四川江津 “人生自古谁无死”,原来算不了什么,然而我对于蔡孑民先生之死,于公义,于私情,都禁不住有很深的感触!四十年来社会政治之感触! 我初次和蔡先生共事,是在清朝 […]

陈独秀:给托洛茨基的信

陈独秀:给托洛茨基的信 以农业国的中国对工业国之日本之战争,开战前国民党政府没有作战的意志,仓卒应战,最不可少的准备太不够,甚至某些部分简直没有。开战后,复以反革命的方法,来执行民族革命的任务,所以军 […]

陈独秀:我们不要害怕资本主义

陈独秀:我们不要害怕资本主义 不但是亡了国,只要丧失了煤、铁、棉花等重要原料的区域而不能恢复,工业也很难发展。在抗战中,工厂被破坏,海口被封锁,更谈不上工业,因此也谈不上什么主义。如果我们一面高唱抗战 […]

陈独秀:说老实话

陈独秀:说老实话 “负责任,说老实话”,汪精卫先生这两句话,特别对于现在的中国人(精卫先生自己和我当然都在内),真是逆耳的良言!我以为这两句话实在是一句话,不说老实话的人,决不会负责任,话既然不老实, […]

陈独秀:民族野心

陈独秀:民族野心 通常说到野心二字,人们便有点厌恶,其实无论个人或民族,野心用在占有欲固然不免令人厌恶,倘用在创造欲上,便是伟大、向上、有志气等同意义的名词。 我们民族现在种种不长进,受人侮辱,正因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