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科:我所认识的名誉馆长

惊悉章先生仙逝,由于人在海外,未能参加告别仪式。乃以在章先生九十大寿时所撰旧文重发,以表哀思与怀念。先生一路走好。 章开沅先生九十华诞,以章先生为名誉馆长的武昌红楼同喜同贺。红楼在职的员工中,我也许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