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纪霖:我是无法归类的蝙蝠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之后,中国思想界发生了严重的分化与对立,在许多场合,不少知识分子都会被问:你属于哪一派?自由派、新左派,还是新儒家?或者启蒙派,还是保守派?我记得,王元化先生生前一再拒绝别人给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