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钊:“今”

李大钊:“今” 我以为世间最可宝贵的就是“今”,最易丧失的也是“今”。因为他最容易丧失,所以更觉得他可以宝贵。 为甚么“今”最可宝贵呢?最好借哲人耶曼孙所说的话答这个疑问:“尔若爱千古,尔当爱现在。昨 […]

李大钊:中国的社会主义与世界的资本主义

李大钊:中国的社会主义与世界的资本主义 中国今日是否能行社会主义,换言之就是实现社会主义的经济条件在中国今日是否具备,是很要紧而且应该深加研究的问题。我且简单的把我的意见陈述于下: 要问中国今日是否已 […]

李大钊:由经济上解释中国近代思想变动的原因

李大钊:由经济上解释中国近代思想变动的原因 凡一时代,经济上若发生了变动,思想上也必发生变动。换句话说,就是经济的变动,是思想变动的重要原因。现在只把中国现代思想变动的原因,由经济上解释解释。 人类生 […]

李大钊:新旧思潮之激战

李大钊:新旧思潮之激战 宇宙的进化,全仗新旧二种思潮,互相挽进,互相推演,仿佛象两个轮子运着一辆车一样;又象一个鸟仗着两翼,向天空飞翔一般。我确信这两种思潮,都是人群进化必要的,缺一不可。我确信这两种 […]

李大钊:新纪元

李大钊:新纪元 新纪元来,新纪元来! 人生最有趣味的事情,就是送旧迎新,因为人类最高的欲求,是在时时创造新生活。 今日是一九一九年的新纪元,现在的时代又是人类生活中的新纪元,所以我们要欢欣庆祝。 我们 […]

李大钊:现代青年活动的方向

李大钊:现代青年活动的方向 新世纪的曙光现了!新世纪的晨钟响了!我们有热情的青年呵,快快起来!努力去作人的活动!努力去作人的活动! 青年呵!你们临开始活动以前,应该定定方向。譬如航海远行的人,必先定个 […]

李大钊:物质变动与道德变动

李大钊:物质变动与道德变动 (一) 近几年来常常听关心世道人心的人,谈到道德问题。有的人说现在旧道德已竟破灭,新道德尚未建设,这个青黄不接人心荒乱的时候真正可忧。有的人说,别的东西或者有新旧,道德万没 […]

李大钊:我的马克思主义观

李大钊:我的马克思主义观 (一) 一个德国人说过,五十岁以下的人说他能了解马克思的学说,定是欺人之谈。因为马克思的书卷帙浩繁,学理深晦。他那名著“资本论”三卷,合计二千一百三十五页,其中第一卷是马氏生 […]

李大钊:庶民的胜利

李大钊:庶民的胜利 我们这几天庆祝战胜,实在是热闹的很。可是战胜的,究竟是那一个?我们庆祝,究竟是为那个庆祝?我老老实实讲一句话,这回战胜的,不是联合国的武力,是世界人类的新精神。不是那一国的军阀或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