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无产阶级与无业阶级

(1925年5月1日) 我近来极厌闻所谓什么主义什么主义,因为无论何种主义,一到中国人手里,都变成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 今日是有名的劳动纪念节。这个纪念节,在欧美社会,诚然有莫大的意义。意义在那里?在 […]

梁启超:五十年中国进化概论

(1923年2月) 申报馆里的朋友,替他们“馆翁申老先生”做五十整寿,出了许多题目找人做寿文,把这个题目派给我。呵呵,恰好我和这位“申老先生”是同庚,只怕我还是忝长几天的老哥哥哩。所以对于这篇寿文,倒 […]

梁启超:科学精神与东西文化

(1922年8月20日) 一 今日我感觉莫大的光荣,得有机会在一个关系中国前途最大的学问团体——科学社的年会来讲演。但我又非常惭愧而且惶恐,象我这样对于科学完全门外汉的人,怎样配在此讲演呢?这个讲题— […]

梁启超:复辟论

(1916年5月) 余在军中既月余,外事稍梗绝,顾闻诸道路,谓海上一二耆旧,颇有持清帝复辟论者,以为今日安得复有此不详之言,辄付诸一笑。既而谉果有倡之而和之者,于是乎吾不能无言也。 就最浅近最直捷之事 […]

梁启超:复古思潮平议

(1915年7月20日) 吾友蓝君,尝著论辟复古之谬,登载(大中华)第一号。海内人士读之,多骇汗谯河,即鄙人乍见,亦不免失色相诧,思宜有所以折衷之,乃为平议如次: 吾以为蓝君所言,洵诡激而失诸正鹄,吾 […]

梁启超:痛定罪言

(1915年6月20日) 呜呼,中日交涉,今以平和解决告矣,吾侪试平心静气,就事论事,则雅不欲空以无责任之言,漫集矢于政府。盖当牖户未完之时,遭风雨漂摇之厄,无论何人处此,断末由当机以御侮。尊俎折冲, […]

梁启超:吾今后所以报国者

(1915年1月20日) 吾二十年来之生涯,皆政治生涯也。吾自距今一年前,虽未尝一日立乎人之本朝,然与国中政治关系,殆未尝一日断。吾喜摇笔弄舌,有所论议,国人不知其不肖,往往有乐倾听之者。吾问学既谫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