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基督教与基督教会

陈独秀:基督教与基督教会 我们批评基督教,应该分基督教(即基督教教义)与基督教教会两面观察。 基督教教义自然不是短篇文章所可说得详尽,但是他教义中最简单最容易说 Continue reading

陈独秀:平民教育

陈独秀:平民教育 教育虽然没有万能的作用,但总算是改造社会底重要工具之一,而且为改造社会最后的唯一工具,这是我们应该承认的。我是一个迷信教育的人,所以连贵族的教 Continue reading

陈独秀:《伙友》发刊词

陈独秀:《伙友》发刊词 从广义说起来,凡被雇的月薪劳动者都属于劳动阶级,所以商店里的伙友可以合工厂矿山劳动者及交通劳动者成一个大团体,分开来这三种可以说是阶级战 Continue reading

陈独秀:欢迎湖南人底精神

陈独秀:欢迎湖南人底精神 在我欢迎湖南人底精神之前,要说几句抱歉的话,因为我们安徽人在湖南地方造的罪孽太多了,我也是安徽人之一,所以对着湖南人非常地惭愧。 湖南 Continue reading

陈独秀:孔教研究

陈独秀:孔教研究 四月三十日北京《顺天时报》上有一篇论说,题目叫做“孔教研究之必要”。细看他文章的内容,题目应该改做“孔教拥护之必要”才对。因为他开口便说:“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