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世联:国家与个人:梁启超的犹豫

现代中国不但紧张地遭遇着“亡国”的危机,而且还深地体验着“无国”的困扰。“无国”的伤怀与“亡国”的恐惧同为晚清以来中国政治论说的基调:“我支那人非无爱国之性质。其不知爱国者,由不自知其为国也。” “故 Continue Reading →

胡思庸:林则徐手札十则辑注补证

故宫博物院院刊1979年第3期选登了《林则徐手札十则》(以下简称“手札”),并由刘九庵同志作了《辑注》。“手札”先后写于道光二十二年至二十六年,即从林则徐在开封堵御黄河事竣、登上西赴伊犁的戍途、至赐环 Continue Reading →

胡思庸:林文忠公家书考伪

笔者几年前见到《清代四名人家书》一部(1936年广益版),内中收有林则徐家书(下简称《家书》)40余件,并羼入致杨芳、致乌尔恭额、致关天培等人书札数件。经核对考辨,发现全是伪造。 兹将《家书》按原刊次 Continue Reading →

桑兵:晚清民国研究的史料与史学

【内容提要】历来讲究治学方法,大抵分为二途,专论往往流于纸上谈兵,实用则浅学不易捉摸。良法必须学识功力兼备才能领会把握,一味面向后学新进的趋时横通,犹如江湖术士的自欺欺人。近代以来,分科治学,各种时髦 Continue Reading →

黄兴涛:“支那”一词的近代史

摘要:“支那”一词最早是古印度对中国的称呼,在唐宋时已被音译成中文,也作脂那、至那、震旦、振旦、真丹等。古印度两大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都曾以“cina”来指称中国。后来,西方各国流行的对中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