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洪宇:章开沅先生的最后岁月

章开沅先生的去世,在学术界和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不仅是章门弟子,所有了解章先生的师生校友和社会各界人士,都在以各种方式悼念缅怀先生。先生的学问道德、人格魅力就像一块吸铁石,让无数人感动和崇敬。 夜深 Continue Reading →

彭南生:不逝的先生、永远的校长

敬爱的章开沅先生永远地离开我们了。举校同悲,学界同泣!他的逝世是我国史学界、教育界的重大损失,国内学术界少了一位睿智的思想者。 一 2021年5月28日一大早,我在赶往洪山宾馆参加仙桃市校企合作创新平 Continue Reading →

周国林:高贵的学者,和蔼的老人

章开沅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一个月了。章先生在湖北工作、生活了大半辈子,按照湖北一些地方的风俗,“五七”祭奠日应有隆重的纪念活动。我要将章先生留在我心中的美好印象写出来,作为献给他“五七”的一瓣心香。 一 Continue Reading →

宋春丹 | 章开沅:远去的校长

1983年底,当章开沅在民意测评中胜出、被任命为华中师范学院院长的消息传来时,很多人感到意外,章开沅本人尤甚。此前,他的最高职务是教研室主任,没做过行政工作,也无意于仕途,一心只想当一个学者。他自嘲是 Continue Reading →

高钟:章师、章门与中国近代史研究

一、文章憎命达,多难出大师 章开沅先生在史学领域既无家学渊源,亦无宗师引导,而之所以能在中国近代史研究领域卓然自成一家,实因其所处之时代,正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内外交患、多灾多难的转型蜕变之期。而章先生与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