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明:传承与创新:回归生活世界的中原根文化

根文化不同于其他传统文化,如果说传统文化是历史地凝结成的中国人的生存样式,那么,根文化就是中国人代代相传的遗传密码。有了它,我们才知道自己是谁,才不会迷失回家的路。“中原根文化”则是指起源于中原地区的在中华民族发展中起主导作用、处于核心地位的主流思想和文化。现代语境下的中原根文化实质上是一种“家园”文化,而它的传承与创新正在遭遇着现代性的解构。如何能够走出这种深刻的危机?回归生活世界的理论导向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合理的备选方案,即回到一切人类文化的根基——生活世界中去寻找根文化传承与创新的合理路径。

中原根文化:日常生活世界中的自在文化

中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不断演进和变迁。所以,探讨中原根文化,首先要对根文化的内涵进行充分的挖掘和研究,使其传承与创新建立在坚实的本体论研究基础之上。

中原根文化的根源性定位。中原文化发端于漫长的原始农业社会,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的源头和缩影,也是滋育和产生我们民族精神的母体。中原根文化作为我们的祖先应对自然力的最初生命活动形式,一定是中原文化中最根本、最原始、最原生态的部分。从文化的历时性来看,它一定处于中原文化乃至中华文化的大金字塔的最底端,是那些能够体现我们与祖先血脉相连、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到祖先曾经的苦难与辉煌的基因文化。例如通过血脉流传至今的根祖文化、姓氏文化等。

中原根文化的日常生活基础。中原根文化作为人类早期的一种文化现象,是远古先民的生活样式本身,涵盖了生产、消费、交往等全部活动领域。远古先民的世界是原生态人类社会,是最基础的社会实在层面。美国哲学家许茨认为,这个社会层面在本质上是一个典型的日常生活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中,先祖们自发地进行日常生活资料的生产和消费活动、基于血脉亲缘和天然情感的日常交往活动等。也就是说,这些文化活动都只能发生在日常生活世界这个社会的最基础层面,都是以生命存在为宗旨的日常起居、婚丧嫁娶、礼仪信仰等带有鲜活的原生态色彩的日常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讲,根文化一定是根植于日常生活世界中的原生态文化。例如由先祖生活图式演变而来的汉字文化、原生态的民间艺术文化等,它们是祖先们生产、劳作的鲜活再现。

中原根文化的自在形态。根文化是由先祖们的自在意识和思维衍生而来的自在文化。生活在原始农业社会中的先民尚未形成对自身存在的自觉感悟。他们通常以万物有灵、天人感应、物我不分为其存在论的基础,是一种停留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层面的自在思维。他们通过原始巫术、图腾崇拜、神话传说演变而来的传统、习俗、经验等尚不能形成自觉的精神世界,而只能是一个自在的表象世界。因此,中原根文化是由传统、习俗、常识、天然情感等自在因素构成的自在文化。如保留于中原民间的礼仪、节会、崇拜等,它们是先祖们的日常观念的直接体现。

中原根文化传承:回归生活世界的文化自觉

中原根文化是传统文化的根系血脉所在,现代化背景下,根文化的传承过程中存在着一味地追求经济效益,忽视文化产业发展的可持续性的短期行为。根文化本身丧失了超越性和创造性,日益异化为一种纯粹功利主义的庸俗文化。庸俗文化疏离了日常生活世界,是“无根”的,而这样“无根”的文化已经丧失了中原根文化本来的鲜明特质,根文化的传承正面临着现代性的难题。因此,中原根文化的传承,关键在于“寻根”和“立足”,即传承主体要重返生活世界,建立根文化的自觉意识。

第一,传承主体向生活世界的回归。重返生活世界,这是胡塞尔为20世纪欧洲的理性主义文化危机开出的处方,对于我们应对根文化传承所引发的问题同样具有启发性意义。根文化的传承必须以生活世界为根本,一定要回归生活本身。从这个意义上讲,其传承并不适合纯粹功利主义的大批量产业化模式或者是纯粹消费主义的商业化模式,而是可以通过建立“根文化产业集聚区”和“根文化创意产业园区”,打造生活化的根文化手工作坊、根文化工作室等新模式。从这里产生的根文化产品既是商品,又是映射主体人的生命和生活本身的艺术品,能够满足人的生存、生活和审美等需求。

第二,生活世界中传承主体的文化自觉。文化自觉实际上就是人的主体意识的自觉。费孝通指出:“文化自觉的意义在于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来历,形成的过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它的发展的趋向。”文化自觉能够帮助我们认识到根文化的真正价值,并热爱和珍视根文化,产生传承根文化的内在冲动和自觉意愿。要激发人们对根文化传承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就必须提倡传承主体回归中原人的日常生活世界,对先祖的生活方式反躬自省,充分体验和全面了解根文化,从内心深处真正认同。

中原根文化创新:向现代生活世界的融合

中原根文化是与原始农业社会相契合的自在文化,这样的文化带有一种抗拒变化的惰性和保守性,与现代精神脱节,因此亟待创新。而其创新不是要通过现代科学技术手段创造出一种全新的理性主义文化形式,相反,根本主旨在于在保留根文化的鲜明的异质性的基础上,发挥现代文化的创造性和超越性的功能,以科学、艺术等自觉的现代精神向处在自在形态的根文化不断渗透,变革其保守性和惰性,使根文化融入到现代人的生活世界中来。

现代自觉文化精神对根文化的改造。根文化是先祖过去自在自发的生存方式的沉淀,在本质上是静默的、“沉睡”的,与快节奏的、动感的现代生活格格不入。这就需要我们将现代自觉的文化精神引入中原根文化所在的日常生活世界,对自在的根文化进行超越和批判,并且用新的更能发挥人的自由创造本性的现代文化要素来实现其现代化转型。

根文化的现代生活化。根文化中植入现代精神,其目的是要让根文化融入现代生活世界。中原地区至今还保留着多种原汁原味的民间根文化形式,作为僵死的动态文化展品或标本,只能供现代人游览参观,无法进入现代人的生活空间。所以,根文化的创新,首先就要面向现实语境,即要面对我们置身其中的当代生活样式本身,通过自觉文化的渗透和改造,向传统的根文化中注入现代精神,使其回到现代生活轨迹上来,成为现实生活的内容。

作者简介: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文来源:《光明日报》2014年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