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英:“为什么要保护动物”——近代国人新动物观述论

朱英:“为什么要保护动物”——近代国人新动物观述论

摘要:20世纪20年代欧美各国保护动物运动迅速发展,学贯中西的吕碧城女士致力于介绍和宣传西方保护动物思想,被誉为中国动物保护第一人。在近代中国保护动物思想和运动初兴之时,对其表示不能理解和质疑者大有人在,“为什么要保护动物”成为急需回答的问题。中国保护动物会在上海成立后,以此为题面向中小学生举行征文竞赛,透过获奖征文可以了解当时中小学生对这一问题难能可贵的初步认识。一些报刊创办纪念世界动物节特刊,发表为数众多的相关文章,也围绕该问题多方进行阐释,使人们意识到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类,与减少战争屠杀和维护和平紧密相连,对于促进社会和谐发展也不无裨益。这些宣传使保护动物的意义和作用逐渐为国人所了解,踊跃参加保护动物运动的人士随之日益增多。

关键词:吕碧城;保护动物;新动物观;中国保护动物会;

中国很早就有佛教戒杀护生理念,其中不乏保护动物的传统思想。在道教伦理中,也有诸多保护动物的诸多阐述。不过,中国人所形成的近代新动物观,虽有自身传统渊源,但更多还是受西方保护动物思想的影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西学东渐的产物。就世界范围而言,19世纪初在欧洲已有保护动物的法案与组织,尤其“自一八二二年,英议员马丁氏Richard Martin保护动物之提案通过议院后,为人类与物类之关系开一新纪元”1。20世纪20年代德国等欧洲国家相继开展动物日纪念活动,并在中国得以传播开来。1931年5月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举行的国际动物保护大会上通过决议,将10月4日确定为“世界动物日”(World Animal Day),亦称“世界动物节”。

关于人类与动物的关系,长期以来在史学研究中并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近年来,该课题才引起少数学者关注,但相关成果依然十分缺乏。2有鉴于此,这篇短文主要通过梳理民国报刊上的相关史料,围绕时人屡屡提出并加以阐释的“为什么要保护动物”这一重要设问,就近代国人对保护动物的新认识略做述论。

一、西方保护动物新思想在近代中国的传播

在近代保护动物的讨论中,有人认为保护动物事业在中国早已有之,并非西洋舶来品。持此说者不同意当时流行之论,即“保护动物会之类的慈善事业,系由西洋传来,现各国都有是项组织,而保护动物节,亦为国际的节日,故我国之保护动物会不过是模仿云云”。其所主张者,乃是“此类慈善事业,我国固已‘早已有之’,并不始自今日,更不是由洋人首先传来也”3。但其所说之慈善事业,主要是指清代上海为照顾老牛设立的放牛局,以及放生池和善堂等,这些均与西方的保护动物组织有着本质差异,不能简单地同日而语。从近代西学东渐的历程看,西方新思想在近代中国产生影响,起初都离不开有识之士的介绍与传播。而在近代中国最早介绍与传播西方保护动物思想与运动者,当数20世纪初著名词人、晚年积极投身于戒杀护生和保护动物运动的吕碧城女士。

吕碧城1883年出生于安徽一个书香门第兼仕宦家庭,很小就以文采闻名,后尤以诗词才华为人推重,被誉为“近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她学贯中西,在清末被聘为天津《大公报》第一位女编辑兼撰稿人,随后大力倡导女学与女权,是近代新知识女性的代表人物。中年之后的吕碧城深受佛学影响,抱持戒杀护生理念,晚年更信奉佛教,号宝莲居士。1918年,吕碧城远赴美国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四年后学成归国。1926年又远赴欧美游历,长达7年之久,其间曾定居瑞士,开始断荤吃素。当时正值欧美保护动物运动兴盛时期,原本持有戒杀护生理念的吕碧城,与保护动物运动一拍即合,1929年5月还曾应邀赴维也纳,成为第一个参加国际保护动物大会的中国人,并在大会上发表了演讲,故又被称为中国第一位动物保护主义者。与此同时,吕碧城在国内报刊接连发表文章介绍西方保护动物的思想与运动,称自己“为因势利导之故,凡国际一切保护动物之运动,皆为竭力介绍于中国报纸”4。1932年,她将相关文章汇编成册,取名《欧美之光》,此书由上海佛学书局出版。

报刊是宣传西方保护动物思想的主要载体。在当时的中国介绍和宣传这一新思想,最初并不容易为各阶层人士所理解与接受。换言之,要使国人具有近代思想范畴的保护动物理念,具有不小的难度。首先需要解决的一大问题,就是要回答绝大多数人普遍存在的疑问,即人类面临困境自身难保,为什么还要大力提倡保护动物?保护动物对人类生存发展究竟有什么好处?如同《盛京时报》“小评”专栏发表的一文所说:“目下中国情形,人尚不保,遑计于畜。”对此,该文指出:“人畜之地位实不同矣,故圣人对于人则曰仁,对于畜则曰爱。仁民者,专就教养而言;爱物者,则就节其劳力而论,不至损毁之意也。”此外,该文还阐述了人与动物的不同以及保护动物的必要性。“且人有自由意志,能自为生,至不得已,能犯罪,能为盗;畜无自由意志,不能犯罪,不能为盗,其生活上之运命,全操之于人,若不设法保护,则影响于人生者甚大。故吾以为今日之政令,仁民固为要图矣,爱物之思想,与之相提并论,亦不为迂远也。”5这主要是从人的主导地位出发,说明人类应保护动物,但并没有详细阐述如果不保护动物,对人类会有何种具体影响。

为了说服更多国人接受保护动物思想,吕碧城在介绍欧美各国保护动物相关情况的基础上,对为什么要保护动物这一质疑也有回应。她在国际保护动物会上发表的演说,后在国内多家报刊上发表,其中即阐明保护动物与维持人类和平不无关联,“人类之杀动物,完全系以强侵弱,予认为世界文明之重大羞耻。昔美总统林肯未作拯救黑奴之战以前,黑奴之地位与禽兽相等,贩卖黑奴者,盖不自知其行为之谬误,正犹今日吾人之杀动物,而误认为当然也。予更敢声明者,世界之和平,断非国际条约及办法所能维持,必赖人心维持之。而和平之心,须由公道正义仁爱之精神养成之。”6将保护动物与人类和平以及人类福祉联系在一起,明显提升了保护动物所具有的重要意义。

吕碧城还曾率先向国人介绍世界动物节,借以宣传欧美各国保护动物运动。每逢世界动物节,欧美各国都会举行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1929年的动物节,天津《大公报》发表署名“碧城”撰写的题为《今日为世界保护动物节》的文章,该文随后相继在上海的《时报》和《民国日报》上发表。这是近代中国报刊最早介绍世界动物节的文章。该文除了介绍动物节的由来,还透露世界联盟保护动物会英国支会书记马格福德女士于当年7月来函,询问中国在保护动物方面的情况,随函附有世界联盟保护动物会的宣传单。这份宣传单附在了吕碧城此文之后,《东方杂志》单独以《世界动物保护节之传单》为题予以发表,并附有如下文字说明:“一八二二年,英国议员马丁氏,提案确立保护动物之法律。自氏以后,各国保护动物之团体纷起,以每年十月四日为世界保护动物节。下边即是一个保护动物的国际组织,名曰世界联盟保护动物会的于动物节所发的传单。”7

值得注意的是,吕碧城不仅向国人宣传欧美保护动物思想,而且还号召向英国学习,倡导在中国成立保护动物组织。她曾自述“戊辰冬闲居瑞士,偶于伦敦太晤士报见有皇家禁止虐待动物会之函,心复怦然,立即驰牍讨论,遂决计为国人倡导,以禁止虐待及戒杀同时并行,倡言无讳,为根本之挽救”8。为此,她曾就成立保护动物会之事致函太虚、常惺等法师,虽然得到的回应并不乐观,常惺法师复称:“国内多故,团体组织,朝更夕改,凡自好者皆望而却步,讫无实现之可能。”9但吕碧城的首倡之举仍不无意义,而且在社会各界产生了影响。1933年,上海各界有识之士多次集议创设中国保护动物会,并召开筹备会议,拟订会章及征求会员办法。1934年2月,中国保护动物会“假赫德路觉园举行成立大会,到党政名流五百余人,即席通过章程,选出理事,颇极一时之盛”。大会主席叶恭绰率先致辞,阐明:“保护动物会是世界各国普遍的慈善机关,并非中国所独创。……现在各先进国家的宪法内,也有保护动物的条例,我们中国向来缺少此种机关,使各种动物失其保障。就中国今日的现状,本会的工作一定是不容易收速效的,显系一种永久的事业,亦可说是一种移风易俗的事业。”10

中国保护动物会的成立,在中国近代保护动物运动发展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该会成立后积极开展一系列保护动物的活动,不仅使西方保护动物思想在中国得到更为广泛的传播,而且也标志着近代中国保护动物运动的发端。自此之后,见于报刊上的宣传保护动物的文章,以及各种有关保护动物活动的报道,明显日益增多。

二、近代中小学生对为什么要保护动物的初步认识

中国保护动物会的活动,曾引起在沪出版之外文报纸的关注。例如《字林西报》曾发表一篇署名“摩勒”的评论,指出中国保护动物运动能否顺利发展并取得成效,除了需要立法之外,另一关键即是宣传,使人们明了为什么要保护动物。为此,该评论向中国保护动物会建议,立法方面“须设法使中国一班领袖的头脑中抱有通过各条法律的必要,这些法律对于动物保护会的努力,将赋予权力,并规定对虐待不会说话的动物那些人,应予以相当的惩罚”。宣传工作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有许多虐待动物事情,都是由于无知识与无思想的结果,无知识与无思想可以用有效的宣传来补救”11。客观而言,这篇评论提出的两点建议都十分关键,对保护动物运动能否顺利发展的影响尤为重要。

中国保护动物会在这方面也不无认识。该会除努力发展会员,特别将推动政府立法保护动物,以及对于为何要保护动物的介绍与宣传,作为自己的重要职责。其宣传工作不仅面向社会大众,而且着眼于未来,注重面向广大中小学生。1934年5月上旬,“中国保护动物会为发扬固有道德,制止人类残杀之行为,及实现保护动物之生命起见,必须灌输一般民众具有爱物观念为要素,尤以学生时代为灌输之良好时期,爰经议决,拨款置备奖品,征求本市中小学学生作文,俾该会原旨,得深印儿童脑中,兼寓奖学之意,法良意善。刻已由敎育局知照各校,一致参加。闻征文题目,已定于五月十日在民报及晨报发表云。”12由上可知,中国保护动物会希望通过有奖征文这一具体方式,吸引中小学生踊跃参与保护动物的宣传活动,增强动物保护理念。但在起初由于保护动物思想尚未受到重视,征文活动进行得并不顺利。据报道:“中国保护动物会自发起征文以来,已于上月十日在晨报及民报公布,题目为《为什么要保护动物》,限期原以上月三十日为止”,结果未能如期截稿。尽管经由教育局知照各校,但临近截止期限,收到的应征文稿仍为数不多。于是,中国保护动物会不得不加大工作力度,说服教育局要求每所学校至少提交一篇征文。该会“为完成该项事务起见,特再展期一个月(自六月一日起至三十日止),本市各中小学校凡未应征寄稿者,均得撰文一篇,交由校长转寄闸北新民路八五九号该会,以便汇集评选”13。经过一番努力,最终使征文活动得以完成,评选出获奖征文,将颁奖仪式列为当年10月4日纪念世界动物节的活动内容之一。“征文优胜者,中学组为常厚庚(敬业中学)、杨义(私立上海中学)、贾观军(育材中学),小学组为黄进钺(慈善团第一小学)、王寿松(南洋中学附小)、伍玉骥(务本女中附小)。团体个人,均由该会奖赠银盾一具,以资鼓励。其余参加征文者,亦均赠徽章一枚,藉留纪念。”14获奖的6篇征文,在报刊上发表。

值得肯定的是,中国保护动物会深知人们难以理解为何要保护动物,中小学生更是如此,故此次征文所定题目即是“为什么要保护动物”,围绕同一题目,各篇征文的小作者阐述了自己的看法,从中可以了解当时中小学生对这一重要问题的初步认识,下面略做介绍。

上海市立务本女子中学附属小学六年级学生伍玉骥的获奖征文,从人与动物相互关系的高度,说明人类为什么要保护动物,具体指出两者“除去形体不同,知识高下外,人类和动物,可以说没有什么分别,所以照理上讲来,人类是绝对不该歧视动物的”。人类是最聪明的高级动物,“最聪明的,应该最文明,这样说来,对于其他不及人类聪明的动物,也决不可极残酷的任意杀害,应当爱护。”文章结尾还巧妙地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一古语,改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一切动物”15。字里行间透露出小学生对此的理解与阐释,虽文章缺乏深度,但小作者能够对为什么要保护动物有这样的认识,仍属难能可贵。上海慈善团第一小学学生黄进钺在获奖征文中也指出,人类之所以要保护动物,是因为“人类是万物之灵,是高贵一切的,所以对于各种动物,应该慈悲为怀,矜之怜之,爱之护之,共得安危生存于世,才是道理”。唯有爱护动物,“才不愧为人类,才不愧为万物之灵”。除了正面阐述,这位小学生还从反面说明人类如果不爱护动物,最终将会导致严重恶果。因为人类如果对动物不予保护,“生杀予夺,惟意所欲,一点儿没有恻隐之心,像这种残暴举动,既能施之于动物,将来残酷成性,也安见其不去对付人类呢?所以残杀动物,不但是动物的不幸,也是将来种下人类自相残杀的祸根啊!”16这一认识对小学生而言也非常值得称赞。

中学生对于为什么要保护动物的认识很明显地又更进了一层。例如私立上海中学高三学生杨义的获奖征文不仅篇幅更长,而且论说的维度与深度明显更好。该文首先说明人类接受保护动物的新观念,必须解除达尔文“生存竞争,优胜劣败”学说的束缚。因为受其影响人类普遍自认为是生存竞争中的优胜者,视蹂躏和惨杀动物“是一件应该有的事情,名正言顺的事情”,如果有人提倡保护动物,“即使不当他是一个傻子,也心定目为不识时务的人,哪里知道保护动物这事情是含有重大的意义呢”。其次,现今“提倡保护动物的目标应该和从前不同”。从前所谓保护动物,具有明显的宗教和迷信特点。如图腾崇拜就是宗教性的集中反映,相信鬼神存在,害怕杀害动物受鬼惩罚,正是迷信特色的体现。由此而提出保护动物,“是迷信的,不科学的,不彻底的,不合理的,不合现代思想的,如果我们为了这样而保护动物,那便是毫无意义”。在对上述两个问题进行了辨析之后,作者还专门针对“我们究竟为什么要提倡保护动物”,阐明“保护动物可以增进人类仁爱的美德”。其重要意义在于:“我们如果要养成人类仁爱的美德,消弭残酷的战争,促进世界和平,增加人类幸福,那根本办法,是提倡保护动物。动物还要加以保护,屠杀人类的凶暴的战争当然不再会发生了。”17上海市立敬业中学初三学生常厚庚的获奖文章,也强调现今之所以要倡导保护动物,根本目的是“养成仁民爱物之新国民,推之世界人类,尽能仁民,尽能爱物,则奢风灭,战争敛”。基于这一认识,该文还说明对于中国保护动物会举办此次征文活动,“当不宜徒认为悯恤众生,实有促进世界和平重大意义在焉”18。这是对中国保护动物会倡导保护动物理念的高度肯定,也反映了中学生能够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对为什么要保护动物这一问题所达到的可贵认识。

不难看出,中国保护动物会面向中小学生举行的这次征文竞赛活动,其实也是一次宣传为什么要保护动物的特别活动,可以说取得了圆满成功。透过获奖征文可以发现,当时的中小学生对于为什么要保护动物虽不能进行全面深入的阐述,但已初步认识到保护动物的重要性,甚至还一定程度地意识到保护动物对于人类自身也具有重要意义,这无疑值得充分肯定。中国保护动物会还强调类似的宣传活动只有坚持进行才能产生显著成效,故稍后又为倡导青少年拥有爱护动物精神,发起举行英文作文竞赛。据报道,“上海保护动物会,为提倡青年爱护动物精神起见,特发起各校英文作文比赛,共分高中、初中、高小三种,各校学生均可自由参加,如由学校当局选文参加亦可,题为‘我人应如何待遇畜物’,参加比赛者,须于三月三十一日前交卷,并须参加者之姓名、年龄及学校名称云。”19透过征文题目,可以发现中国保护动物会的宣传,从最初注重为什么要保护动物,转为应该怎样保护动物,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近代中国保护动物运动的发展进步。另外,中国保护动物会还曾举行护生文画展览会,面向各级学校的大中小学生征求作品,进行展览,“俾将物与民胞之旨,灌输入一般青年儿童之脑海,庶护生美德,得以发扬光大”。20这一活动对于增强学生的保护动物思想也产生了积极影响,展览作品“凡一千余件,琳琅满目,美不胜收”21。

三、近代社会人士对为什么要保护动物的阐述

除上述中小学生通过征文对为什么要保护动物进行阐述,当时的报刊上还发表了社会人士撰写的许多相关文章,也从不同角度对这一问题予以解答。1934年中国保护动物会成立后,于当年10月4日世界动物节,在中国也开始举行各种动物节纪念和宣传活动。是日,一些报刊还开辟了纪念动物节专刊,发表宣传保护动物的文章。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保护动物会借助《佛学半月刊》在1934年编辑发行了“动物节特刊”22,同日还借《护生报》发行“动物节特刊”,总共12版,全部是介绍动物节和宣传保护动物的文章、题词、诗歌、图画。23这些文章集中体现出一部分社会人士,特别是佛教界人士对为什么要保护动物的阐述,反映了近代国人保护动物新思想的特点。1935年世界动物节,中国保护动物会“为广事宣传动物节意义起见,今日特商由《申报》《新闻报》《民报》三大报,出版特刊,本埠各影戏院加映宣传幻灯片,电车上悬贴标语,同时并特约全市各广播无线电台,义务播送动物节演讲节目”24。概括而言,近代国人对于为什么要保护动物的论说与宣传,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内容。

其一,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这是当时宣传中最普遍的论说。时人对保护动物思想提出质疑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当今之时,杀气弥漫,普遍天下,人类相争,强食弱肉,日胜一日,如此浩劫,急宜挽回,为人类争生存,为世界谋大同”25。在此情形下人类都得不到保护,何谈保护动物?所以有人认为应该优先保护人类这一最高级动物,“希望保护动物的善士们,先从保护人类作起”26。还有人指出“现在的人类,对同类且不能互爱,遑论爱及异类”27。针对这种十分普遍的质疑,宣传保护动物的人士力图从各方面予以解释,阐明“人类伤害动物的习惯,就是养成人类残杀的主因”28,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类,其重要性不容忽视。此外,提倡保护动物,不是忽略保护人类,也“并非是先动物而后人类,不过人类的应当保护,是任何人都知道的。……若一定要待保护人类的工作做完了,才可以提倡保护动物,那末究竟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达到这个目的呢?恐怕河清难俟,终于没有保护动物的时期吧”29。有的进一步阐明:“人为万物中物质文明之先进化者,当具有为人之道,仁慈之心。所谓人道慈心者,不外乎止杀好生,爱人护物。故爱护人类,必须先行保护动物,……物且须保护,何况人焉。故爱物即爱人,护生即护世。”30这显然是强调人类只有具备保护动物和止杀好生思想,成为爱物利物的仁者智者,才能使人类避免弱肉强食,停止互相残杀。更有论者指出保护动物与人类文明紧密相关,倡导保护动物,“提倡仁爱思想,以爱物的心理,养成人类互爱的美德,也是维护文明的好方法,所以名虽保护动物,实亦求人类和平……凡属人类,都应该各尽力量,努力实行。”31反过来看,保护动物可以促使人类本性的改造,从另一角度产生保护人类的效果。现实中人类自相残杀,较诸动物界更为严厉,这是因为人类具有一种“恶劣的天性”,“以一个对同类尚不知相爱的人类,要他们来施恩及于异类的动物,对动物加以保护,实不可能”。所以,要想人类“愿对动物加以爱护,第一步,宜由改造人类的本性着手”32。这样的多重论述,显然较诸中学生征文中的说法更加全面和深入。

其二,保护动物可以促进维护和平,这同样也是对人类的保护。众所周知,和平是人类追求的目标,但现实却十分残酷,战争与屠杀经常发生,不仅人的生命缺乏保障,而且给人类带来无穷灾难。阐明保护动物能够帮助人类避免屠杀,维护世界和平,由此角度进行宣传自然容易得到人们的理解,从而被更多人接受。中国保护动物会章程明确规定:“本会以发扬本国固有道德,制止或减少人类之残杀行为,保护动物之生命与自由为目的。”33但保护动物即是保护和平的道理,一般人并不容易理解,需要有识之士予以解说和宣传。正因如此,动物保护人士撰写了很多文章,从各方面阐述“祈祷世界和平,必以爱护动物为始,充乎爱护动物之心,以爱护人类,则战争可弥,浩劫可免”34。有的指出:要避免战争,维护和平,“首先便应当充分发挥这保护动物的同情心,在这同情心里面,物与人是平等的,是同体的,所以不容许有虐待,不容许有屠杀,如果我们真正地把这同情心充分的发挥起来的话,我们还应当容许有人虐待人、人屠杀人的行为吗?因此,人杀人的把戏之所以在今天能够如此之猖獗者,我们可以说是由于保护动物运动做得不够的缘故。”351929年5月吕碧城在国际保护动物大会上发表演说,也曾阐明保护动物与维护和平的密切关系。她指出:“和平之心,须由公道正义仁爱之精神养成之。此等精神,去私愈远,而价值愈高,由本国推及异国,由本族推及异族……由人类推及异类,则价值尤高。若人类之性质与此精神同化,则和平之空气,充满地球,即世界和平真正成立之日也。”36

当时,由此角度宣传为什么要保护动物的社会人士为数甚多。有的指出:人如利欲熏心,则残忍刻毒,无恶不为,社会无有宁日,“我人既自命为万物之灵,灵其如是哉?所以保护动物者,直接可以化除利欲之私,使对于万物均有一视同仁之观念,间接且可以消弥战祸,去一切残忍刻毒的行为于无形,所以其影响于世界和平前途,殊非浅鲜也。”37还有的面向普通民众,以浅显易懂的文字,宣传保护动物对维护和平和减少杀戮所具有的重要影响,认为倡导保护动物,“在引发人们的天良,令他们少做些残酷不仁的事实,久而久之,养成习惯,对于杀害动物,便有不忍的心,束后不去做了,对于动物尚不肯去杀害,那末人对于人,哪肯去杀害呢?人对人的杀害心不能发生的时候,便可使社会上没有盗劫的事,即能使世界上没有战争的事了。”个中道理其实并不很复杂,“从动物而推及于人类,动物尚且要保护,岂有人与人而反不去保护呢?苟使这个心能够发起,那末保护动物,即是保护人类,人类果能互相保护,安有如今日的世界战争呢?”38通过这样通俗易懂的解释与宣传,面向底层民众说明为什么要保护动物,其作用与影响应该更为显著。

其三,时人还意识到对待动物的态度,体现了一个民族的文明发展程度,当今保护动物运动已是文明国家发展潮流,国人不应置身事外,否则被外人讥为野蛮民族。吕碧城指出,对于保护动物,“世界已有此项文明之运动,吾国不应处于懵然无知之地位”,“违反世界文明”。39自1822年英国议会通过保护动物议案之后,百余年间美、法、德、奥、意、俄、日等多国相继有保护动物运动之兴起,日益成为世界发展的一大潮流。中国“开化最早,政尚宽大,俗尚厚仁,向以道德著闻于世,即对于动物,虽未能完全禁止屠杀,然亦有相当之限制”。但晚近以来受物竞天择论说影响,“拾其唾余,弃其精髓,姑无论我国固有之仁慈美德,胥因之而有江流日下,不可收拾之观”。如果国人对已成国际潮流之保护动物运动置若罔闻,“以动物为弱小可欺,不加保护,违反国际潮流,陷于孤立,且将令人讥我为畏强凌弱,野蛮残忍之民族乎”。现幸得有识之士创设中国保护动物会之组织,向国人宣传保护动物之重要意义,“化冤惨之厉氛,为祥和之瑞气,同时藉以培养国人之德性,恢复固有之文明,与各友邦之仁人善士,互相提携,人物之畛域已无,国族之界限自泯,以此求世界之大同,而渐达于中和位育之郅治,斯则岂独动物界之幸,亦全世界人类之福音也。……保护动物者,亦即保护吾人心性之切要工夫也。”40中国保护动物会在这方面确实做了大量宣传工作,其筹备成立时发表的宣言即强调:“保护动物运动,欧美各国,早已次第推行……流风所播,寰海景从,维我神州,亟宜桴应。”41该会理事长叶恭绰在成立大会上也说明:“现在各先进国家的宪法内,也有保护动物的条例,我们中国向来缺少此种机关,使各种动物,失其保障。”所以,中国保护动物会的工作,“一定是不容易收速效的,显系一种永久的事业,亦可说是一种移风易俗的事业,说不定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的下去都可以”42。

其四,从社会层面说明为什么要保护动物。中国保护动物会大力宣传,保护动物对于维持社会和谐发展不无裨益,“倘能保护动物,各戢贪饕,不特有益卫生,实于国家社会经济,三方获益”43。有人以新生活运动为例,阐述保护动物对促进社会发展的意义。1934年2月,蒋介石在南昌发表讲话,亲自发起新生活运动,旨在移风易俗,革除陋习,倡导生活新规范,提高国民素质。随后这场运动逐渐向全国扩展,各地都成立了新生活运动促进会。人们对这场运动抱有厚望,认为“新生活运动的呼声,震遍了醉生梦死的中国。果然,以五千年道德结晶之礼义廉耻,来维系这浇薄的人心,奢侈淫佚的末俗,回转到浑朴穆淳的休风,这确是培植、巩固国本,挽救危亡的唯一政教。”但新生活运动与保护动物宣传又有什么关联,一般人很难理解。有识者对此予以详细论说:“在这道德的藩篱已撤,人心幻变的现在,欲使人民明礼义,知廉耻,止杀戮,提倡新生活,固是医治国民畸形行为的对症良药,保护动物的一事,却为养成人民仁慈心理的要素。管子曰:‘哀莫大于心死’,可见心理建设,实倍于行为纠正之重要。岂况从‘万物一体’来说,人与动物,本来没有什么差别呢。所以实行新运与保护动物,确是并行不悖的迫切重要工作。使人民的心理,了解道德之真谛,化暴厉为慈祥,而礼义之明,廉耻之知,亦寓其中了。”44以上这番说辞,可谓厘清了新生活运动与保护动物理念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也是从社会层面论述人为什么要保护动物的现身说法。以至当今也有学者认为新生活运动作为一场社会改造运动,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而反对虐待动物,则是‘新生活运动’所倡导的文明生活方式的一个重要部分,也是这场社会运动中最富有现代意义的一项内容。”45

特别值得肯定的是中国保护动物会自成立之后,一直以向民众宣传为什么要保护动物为己任。1936年10月4日该会理事长叶恭绰为《民报》“世界动物节宣传大会特刊”撰写了一篇发刊词,对为什么要保护动物进行了较为全面的阐述,很值得一读。其内容如下:

或曰际兹世界多事,风云色变之秋,不从事实际工作,乃提倡护生运动,得毋有背时势乎?予曰似是而实非也。夫国际间之战争,虽有政治上种种之宿因,实由一二黩武者促成其事,无论其祸首为谁,结果其胜利终属于后方有建设有生产者,可断言也。保护动物一事,从表面观之,虽直接无补于现时我国之危局,但实为人心建设吃紧工作之一种。挽近世风漓薄,道德沦丧,新生活八德之推行,要亦当头棒喝,唤醒迷梦之举也。管子曰:哀莫大于心死。一国之弱,纵至极点,苟民心不死,终不可图。况战争为瞬间之变象,建设乃立国万年之基础乎!故本会成立至今,瞬间三载,历年独排众议,宗先贤物我胞与,含生并育之旨,勤勤于宣导工作,藉以振起人心之颓废。幸得各方同情与赞助,会务得日有进展。……孙总理曰:革命先要革心也。保护动物之意旨如此,安得谓之背时势也乎?客曰唯唯,予命之矣,爰书此以作特刊卷首语。惟兹事体大,棉力难周,尚有赖海内大雅君子,乐于匡助焉!46

这篇发刊词从战争胜败、民心颓废、国家兴衰的高度,力证保护动物绝非有违时势之举,而是“振起人心之颓废”,关系到“人心建设”以及民心民力之振兴的重要事项,不仅在当时催人警醒,即使是现今读来也不乏启迪。

最后需要指出,通过吕碧城等人的早期宣传,以及中国保护动物会成立后为纪念世界动物节,在报刊发行纪念动物节特刊,召开宣传大会,并在中小学生中举行保护动物征文竞赛等活动,使保护动物的意义和作用逐渐为国人所了解,踊跃参加保护动物运动的人士日益增多。中国保护动物会“订定分会章程,凡各地方有该会会员三十一人以上,即可请求组织分会”47,各处分会遂积极筹备成立。1935年“正式成立者,有陕西西京(长安)一处,正在筹备者,有北平、长沙、苏州、如皋、东台等五处,大约不久当可次第成立”48。同时,中国保护动物会的努力也得到社会舆论的称赞。有报章在动物节发表评论称:“今日为世界动物节,内政部据中国保护动物会理事长叶恭绰之请,通令全国各地于今日停止屠宰,此不忍之心的仁政实施,殊令吾人钦敬也。……世界保护动物运动,近年来发展非常普遍,各国均有组织,我国李石曾、叶恭绰、吕碧城等名人,宣传不遗余力,今藉政府之力,使得全国各地禁屠一日,加惠于动物界,功德无量,趁此节日,略为发挥,保护运动意义,想亦为社会慈善之士所乐闻也。”49有的评论直接对中国保护动物会的行动给予声援和支持,表示“今日为世界动物节,中国保护动物会举行宣传大会,并创议禁屠一日,以广仁惠。吾人推亲亲仁民爱物之义,对于保护生物之提倡,当然绝对赞同。”50中国保护动物会对此十分欣慰,“深荷各界人士,暨各会员之热心匡助,会务赖以进展”。51

然而也应看到,现代保护动物理念的形成,以及相关举措的施行乃至保护动物法律的制定,在中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正如叶恭绰在中国保护动物会成立大会上所说:“就中国今日的现状,本会的工作一定是不容易收速效的。……说不定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的下去都可以,但我们应有很坚久的力量,继续我们的工作。”52现今虽然已是时过境迁,但对于为什么要保护动物这个重要问题,在中国仍然有相当一部分人并不完全理解,更有少数人对此持有异议,几乎与近代国人的某些想法相近,以至虐待动物的恶性事件也时有发生。可见时至今日,对于为什么要保护动物,不仅仍有大力进行宣传之必要,而且应该敦请国家立法保护动物。了解历史上国人对于保护动物的认识,充分意识到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珍惜生命,与动物和谐共处,维护生态平衡,在中国仍然是任重而道远的努力目标。

注释

1碧城:《今日为世界保护动物节,保兽会欲在中国设立分会》,《大公报》1929年10月4日,第4版。

2为数不多的相关成果有徐志德:《未竟之业:民国时期保护动物研究——以中国保护动物会为中心的考察》,南京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5年5月;王晓辉:《跨文化互动视角下清末民初上海的动物保护活动》,《贵州社会科学》2018年第8期。此外,赖淑卿:《吕碧城对西方保护动物运动的传介——以〈欧美之光〉为中心的探讨》,载《“国史馆”馆刊》(台北)第23期(2010年3月),主要论述了吕碧城在近代中国介绍和传播西方保护动物运动的情况。陈怀宇《动物与中古政治宗教秩序》(上海古籍出版社2020年)和莽萍主编《物我相融的世界:中国人的信仰、生活与动物观》(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9年)涉及相关内容。

3金鼎:《六十年前上海的保护动物事业》,《大公报》(上海)1936年12月30日,第15版。

4吕碧城:《欧美之光》,佛学书局,1932年,第149页。

5丐:《保畜》,《盛京时报》1929年5月13日,第3版。

6吕碧城:《欧美之光》,第150页。

7《世界动物保护节之传单》,《东方杂志》1929年第26卷,第19号,第91页。

8吕碧城:《谋创中国保护动物会缘起》,载《欧美之光》,第116—117页。

9赖淑卿:《吕碧城对西方保护动物运动的传介——以〈欧美之光〉为中心的探讨》,《“国史馆”馆刊》(台北)第23期(2010年3月),第103页。

10《中国保护动物会成立》,《申报》1934年2月26日,第11版。

11《关于保护动物虐待动物由于智识不足补救之道在法律与宣传》上,《大众夜报》1946年8月30日,第2版。摩勒的这篇评论发表在前一日的《字林西报》上,《大众夜报》次日即转载了该评论的主要内容。

12《保护动物会征文》,《申报》1934年5月7日,第10版。

13《保护动物会征文展期》,《申报》1934年6月15日,第14版。

14《今日举行动物节宣传》,《申报》1934年10月4日,第12版。

15伍玉骥:《为什么要保护动物》,《护生报》1934年10月4日,第9版。

16黄进钺:《为什么要保护动物》,《护生报》1934年10月4日,第10版。

17杨义:《为什么要保护动物》,《护生报》1934年10月4日,第4、5版。

18常厚庚:《为什么要保护动物》,《护生报》1934年10月4日,第7版。

19《上海保护动物会举行英文作文赛》,《民报》1937年3月8日,第2张第4版。

20《保护动物会请动物节禁屠并举行护生画展》,《申报》1936年9月7日,第13版。

21《保护动物会今日举行护生运动》,《申报》1936年10月4日,第10版。

22《佛学半月刊》于1930的10月在上海创刊,1944年11月停刊,由佛学书局发行。

23《护生报》是宣传佛教教义,提倡戒杀护生的半月刊,由上海护生报社发行,1932年6月创刊,1936年9月停刊,共出107期,宣称“为东亚提倡保护动物,宣传素食主义的专刊”。参见赖淑卿:《吕碧城对西方保护动物运动的传介——以〈欧美之光〉为中心的探讨》,《“国史馆”馆刊》(台北)第23期(2010年3月),第107页。

24《中国保护动物会今日举行征求宣传大会》,《申报》1935年10月4日,第11版。

25史彬生:《论世界动物节》,《民报》1935年10月4日,第2张第4版。

26《先保护最高级动物》(评论),《立报》1936年10月3日,第2版。

27《爱护异类从爱护同类做起》,《申报》1934年10月9日,第19版。

28《保护动物会昨日举行宣传大会》,《申报》1935年10月5日,第14版。

29伟:《保护人类和保护动物》,《新闻报》1935年5月27日,第15版。

30史彬生:《论世界动物节》,《民报》1935年10月4日,第2张第4版。

31冰:《保护动物与人类文明》,《新闻报》1935年10月4日,第15版。

32行安:《爱护异类应从爱护同类做起》,《申报》1934年10月9日,第19版。

33《中国保护动物会章程》,《四川佛教月刊》第5年,第2期,1935年2月1日,第3页。

34心如:《祈祷世界和平以爱护动物为始》,《新闻报》1935年10月4日,第15版。

35《纪念动物节》,《佛学半月刊》第10卷,第19号,1941年10月1日,第2页。

36吕碧城:《欧美之光》,第150—151页。

37杨文燕:《保护动物之意见的商榷》,《民报》1935年10月4日,第2张第4版。

38范古农:《我的扩大保护动物的意见》,《罗汉菜》1941年第27期(保护动物专号),第11、14页。此文还同时在《佛学半月刊》和《觉有情》两个佛教刊物发表。

39吕碧城:《致天津屠兽场谈念曾君书》,《大公报》1929年3月23日,第11版。

40人伟:《中国保护动物会与国际之关系》,《佛学半月刊》1935年第112期,第3—4页。

41《中国保护动物会宣言》,《新闻报》1933年11月10日,第15版。

42《中国保护动物会成立》,《申报》1934年2月26日,第11版。

43《中国保护动物会宣言》,《新闻报》1933年11月10日,第15版。

44《“新运”与“护物”》,《新闻报》1935年5月27日,第15版。

45莽萍主编:《物我相融的世界:中国人的信仰、生活与动物观》,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271页。

46叶恭绰:《世界动物节宣传大会特刊·发刊词》,《民报》1936年10月4日,第3张第1版。

47《中国保护动物会近讯》,《申报》1935年3月6日,第11版。

48关絅之:《过去一年间会务简述》,《新闻报》1935年10月4日,第15版。

49《保护动物运动》,《包头日报》1936年10月4日,第4版。

50《保护动物》,《新闻报》1934年10月4日,第15版。

51关絅之:《一年来会务简述》,《新闻报》1936年10月4日,第15版。

52《中国保护动物会成立》,《申报》1934年2月26日,第11版。

作者简介:朱英,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武汉430079;

文章原刊:浙江学刊,2023年第三期

朱英
朱英

華中師範大學教授

文章: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