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现代史研究专业网站
郑小威:忆章开沅先生

郑小威:忆章开沅先生

2010年是和我章先生缘分的开启。2010年我第一次组AAS panel,邀请章先生参加。在许多婉拒的回复当中,我惊喜地收获了章先生的回复,愿意参加2011年3月在夏威夷举办的AAS。尽管后来由于身体原因无法成行,章先生提供了一篇十分有意义的关于2000年之后中国辛亥革命史研究的综述文章。文章由我全部翻成英文,并且由周老师在大会上宣读。

在AAS之后,章先生邀请我参加关于辛亥革命的许多会议,从此也开启了我与华中师大和其他许多研究辛亥革命学者的缘分。在过去的时光中,章先生一直对我爱护和支持。

2011年5月份,章先生托彭剑老师邀请我参加了东亚交涉学会的年会,并且亲自听完了我的报告。正是这一次的会议我认识了好友彭剑,见到了马敏老师,朱英老师,田彤老师,还有东京大学的村田雄二郎老师,而和村田老师的交流也成为我现在的对于中日交涉研究的起点。

在2011年的邮件中,我看到章先生托人转来的各种会议信息,比如2011年中国史学会关于辛亥革命武汉会议的通知。2011年10月,我很荣幸的参加了这次会议,也认识和重新见到了更多的研究这一时段的好友。对于这次会议的回忆永远都是美好的,而章先生的鼓励成为其中最温暖的部分。

在2019年6月,在书出版之后,我去到华中师范大学的辛亥革命研究会给了演讲。尽管没有能够见到章先生,但是托彭剑老师给先生送去了自己的第一本作品。当时行色匆匆,总觉得先生身体还好,总会有更合适的时间再和先生见面,却没有想到时间并不等人,这也成为我的永远的遗憾。

对于章先生品格和为人的了解,我是来自于周老师和其他在圣地亚哥早期的师兄师姐的。我了解到章先生对于年轻学者的发自内心的保护和关爱,了解到他敢于承担责任和顶天立地的品格。而在圣地亚哥的一年时间中,章先生对于我们初建的博士班的项目有着极大的贡献和帮助。

2021年在疫情仍然肆虐的今天,只能够在家中表达对章先生的怀念。对于辛亥革命的关注我会持续终生。

章先生千古!感谢您,怀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