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现代史研究专业网站
张寒:那么近,却又那么远——追忆章爷爷

张寒:那么近,却又那么远——追忆章爷爷

现在已经是加拿大温哥华时间的2021 年5月29日凌晨了,距离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章开沅教授驾鹤西游的日子已经有一天多了。而此时,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句话,是偶然看到一个人写给袁隆平院士的, 但我觉得这句话此时也可以表达我的心情,这句话是“有的人真的伟大到我们都以为他永远都不会离开!”。是啊,那个在我脑海里,那位精神矍铄的章爷爷是永远那么健硕,是永远不会离开的。

那么近

“I was born and raised in an University.” 这是我旅居海外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会和我的西人朋友们反复说的一句话。 是啊,很幸福,我出生在了华中师范大学,也很幸运,父亲是章爷爷工作团队中的一员。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联系,于是我可以非常荣幸的称呼这样一位受人尊重的老校长,历史学家,教授一声 – 章爷爷。

在大多人的印象里,学者,教授们的形象都是不苟言笑,严肃认真,身上总是有着难以靠近的距离。但我印象里的章爷爷却是一个和蔼亲切,又非常乐意分享自己学术研究故事的老人家。

记得小时候,偶尔去父亲的单位,经常可以遇到到章爷爷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伏案写作。为了不打扰章爷爷,我会悄悄地站在他的办公室外面看他工作的样子。他时而站起来,翻看手边的书籍,时而又坐下继续完成写作,安静而又祥和。

如果章爷爷不太忙的时候,他看到我了,他就会给我讲讲他小时候的故事。他是从哪里出生,在哪里读书,在哪里生活,遇到了哪些他在成长过程中有意思和奇怪的事情,他又是如何到了华中师范大学。于是,我就听了一个历史学家娓娓道来了关于他自己的历史的故事。

当然,当时还是一个小朋友的我,最骄傲的还是,章爷爷送给我的小玩偶挂件。对于一个女孩来说,从小到大的娃娃都不会少,到现在我最喜欢的那一个依旧是章爷爷带给我的木屐小娃娃。

是啊,时间真快,一晃,十几年了。您还记得我这个小朋友么?!

那么远

虽然我可以亲切的称呼您章爷爷,但是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您是章教授。您的一生致力于有关辛亥革命的历史与南京大屠杀的研究。您为中国的近代史研究做出了非常卓越的贡献,并且创立了中国近代历史研究领先水平的中国近代史研究所。

记得您以前跟我说起过您在日本的一次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讲座。当时会场外的日本右翼人士知道您在那里讲述真实的日本人在南京的暴行而组织了抗议活动,要求您停止讲述,并且威胁您的人身安全。 而您并没有因为害怕这样的“暴行”而中断讲座。脑海中依旧记得您当时给我讲述这个故事时候的神情是那么的坚定并带着浅浅的微笑,让我看到了一个学者的风骨与气度。

还有一次,您组织您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一起去探访了一个有一定历史年份的图书馆,参观了由于受到保护而并未对公众开放的区域。我跟在您的身后听着您和图书馆馆长讨论着馆内的珍藏情况,您时不时的还会回头看我一下,跟我说,这些书都是很珍贵的历史文物,需要好好的保护。您当时看看这些书籍又看看我的时候,眼睛里是有光的。我仿佛看到的是,您从心里面对学术的热爱和对晚辈们喜爱。

晚辈生性活泼,读书不精,遗憾没能追随您做历史研究。但有幸可以近距离听到您口述的历史,聆听您的故事,我已经是幸运的。

我想,您在天上一定会和这些您研究的范围里的故人们说您倾尽一生已经逐渐还原给后人们的真实历史。 我们不会忘记辛亥革命的先驱们为了国之强大做出的牺牲。我们也会继续铭记为公正与真实记录南京大屠杀的先人们和缅怀南京大屠杀的遇难同胞。

章爷爷,您一路走好!愿您来生能继续照耀我们的天空。

2021年5月29日于加拿大温哥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