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明哲:回憶章開沅先生

章老師在辛亥革命史的研究上有獨特的觀點,學生有幸親炙章老師的指導,實在非常榮幸。那是1993-1994的事了。

昨天接到邵師打電話給我說及此事,非常驚訝,一時愕然。

想及章老師的風範,話音徐徐即之也溫,即使有學生觀點與章老師南轅北轍,老師也能夠仔細聆聽,委宛說明。

2019年11月底有幸與邵老師與學長姐弟一同前往武漢,分享研究心得,還有機會再次拜訪章老師,再次向章老師請益真心喜悅。

當時我斗膽向章老師說:「老師,在政大時我曾經修過您的課,中國現代史專題,您幫我打了91分。非常感謝。我能抱你一下嗎?」章老師說,「好啊!」。兩個男人一個90來歲一個快60歲,就抱在一起。那歡喜的畫面如在眼前。

放下邵老師的電話,搜尋了武漢的方向,我在辦公室站起來,整肅了儀容,向武漢方向行三鞠躬禮,向敬愛的章老師致敬。

其實,昨天邵老師打電話給學生時,學生恰在學校辦公室處理學生感染新冠肺炎確診事,協助確認防疫旅館以及學生在學校的足跡等事。

2019年11月我們從武漢回來後隔不久就爆發了新冠病毒肺炎,影響了全世界。

謹向章老師致上最高的敬意: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本網編輯
本網編輯

近代中國網編輯

文章: 1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