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现代史研究专业网站
王天骏:怀念历史学界开求真求实之风的先行者章开沅先生

王天骏:怀念历史学界开求真求实之风的先行者章开沅先生

网上传来了章开沅先生于2021年5月28日去世的消息,听到消息,我凭添了几分失落,因为我一直计划等疫情过后,要去华中师大拜访一次章开沅先生的。

章开沅先生的叔父和我的父亲是1946-1952年在汉口福新面粉厂的老同事,父亲王秉忱以建筑工程师身份代理厂长,章开沅的叔父章学澄是面粉专家任总工程师,两家人也一直是住在同一个宿舍区里,我因年幼一无所知,而在汉上学时寄居叔父家的章开沅先生一直是十分清楚的。

我在章开沅先生纪念网站上找到的这张1949年章开沅与叔父章学澄一家在福新面粉厂的合影照片

十多年前,华中师范大学有关方面一直为华中师大教学楼是何人设计所困惑,以后档案室找出了大楼的原始图纸,又无人能辨认出设计负责人的签名,最后是章开沅先生因为世交的原因,认出了我父亲王秉忱的名字,解开了华中师大经典大楼设计人之谜。

2017年4月,我和我的外甥女王兰兰,由历史学院周国林教授陪同,在桂子山拜会了章开沅先生,并有田彤教授作陪。我赠送章老我写的《文明梦-记第一批庚款留美生》一书,章开沅先生当即也送我一套他的著作。

左起王天骏、章开沅、周国林

谈话过程中,我介绍我在《文明梦》书中对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表达的看法,章开沅先生一再表示赞同,谈到高兴处,九十二岁的他,竟然像一个年轻人一样,伸出手来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知音,让我们握一个手!这就是上面这张握手照片的由来。

那天章开沅先生的兴致很高,一定要留我和外甥女王兰兰吃饭,饭前章开沅先生又和大家一起合影留念。

章开沅先生是改革开放以来,开近代史学研究求真求实之风的领军人物,斯人已逝,浩气长存!想起这些,我写了下面这付挽联:

桂子山笑谈父辈旧事评文明梦引晚辈为知音记忆犹新

黄鹤楼忽传大师仙逝叹开沅公领新风以求真浩气长存

找出两张2017年与章开沅先生、周国林教授、田彤教授的合影照片,附在下面,与大家分享。

左起王天骏、章开沅、周国林

左起王兰兰、周国林、章开沅、王天骏、田彤

【题外故事】我上面这篇悼念章开沅先生的纪念文章引起了一位父辈也是申福新公司老同事的后人的注意,我在文章中提到章开沅先生的叔父章学澄,正是这位朋友的亲戚,经她指出,才知道章学澄不但和我父亲是在汉口福新面粉厂的同事,而且抗战期间,从1940年至1946年的宝鸡申新纱厂期间,章学澄和我的父母就在一起共事,他们一直都是十分熟悉的。这位朋友发来一张1942年宝鸡申新纱厂职员大会的老照片,果然我的父亲王秉忱、母亲章映芬和章开沅的叔父章学澄都在照片上。章学澄的夫人也是无锡人,和我母亲应该还有远亲关系。

1942年宝鸡申新纱厂部分职员在申福新办公楼(王秉忱设计)前合影。前排中央是总经理李国伟(荣毅仁大姐夫),李国伟身后的四位女士中,左一是我母亲章映芬,左三是李国伟夫人(荣毅仁大姐)。前排右起第一人是我父亲王秉忱。最后一排左起第五人是章学澄(翻白领衬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