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德:怀念恩师章开沅先生

2021年5月28日,95岁的章开沅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

早在1978年初,我到华中师院历史系读本科,就知道了开沅先生的大名,并开始崇敬他。有一次他在讲座时,幽默地说:“小时候算命先生说我只有48岁的寿命,现在我活一天就赚一天啦!“言谈中,充满了对生活的乐观与人生的大气。也许是老天的恩眷,让开沅先生活了48岁的一倍,在“九五”之尊时离开了人世。

开沅先生是一个很不平凡的人。他的口才好,听他演讲总是妙趣横生;他的文笔好,每篇文章都很耐读;他的思想深刻,总有引领风气的见解;他的领导能力很强,在担任华中师大校长时把学校推上了一个新台阶;他的口碑极好,不论在武汉,在北京,在海外,在人前人后,听到众口一词地对他有好评。他一生很少生病,更没患过大病;直到他去世,亦是安详平和地到达另一个世界。

开沅先生是华中师大的老师。百余年的华师历史之中,他是工作年限最长的老师。从1951年到2021年从来没有离开过华师,在长达70年的时间里,他教过成千上万的学生,其中不乏优秀学生。

开沅先生是史学家。他在辛亥革命史、教会大学史、南京大屠杀文献、史学理论与方法、近代化史等诸多领域都有开创性的贡献,有经典性的著作传世。他培养了一批批史学新秀,使华师历史系成为了中国史研究的重镇,他拓展的史学领域引起世人瞩目。

开沅先生是教育家。他不仅是一名杰出的校长,还不断推介近代以来的教育家,发表教育史的著述,并对中国高等学校的教育改革经常发表震撼人心的观点。

开沅先生是社会活动家。他提出史学要参与到社会,在社会上发声。他经常出席社会上的各种文化活动,抨击时弊,疾恶如仇。他力倡新风,大到职务终身制,小到制作假证书,他都有批评的声音。

开沅先生是世界性的学者。他不仅多次到我国的台湾、香港讲学,还到日本、美国等国讲学,他的每次讲学都是高水平的,被耶鲁大学等名校聘为客座教授。

我从本科生到后来留校任教,一直对开沅先生无比崇敬,把他视为父亲般的恩师。使我感恩不已的是,他接纳我做了一名博士生,使我添列章氏门墙。然而,我是个不称职的学生,对开沅先生总是充满愧意。此时此刻,开沅先生对我的每一个眼神,每一次谈话,每一次接触,跃上心头,难以忘怀。

开沅先生是华中师大百年罕见的名师,是当代史学的硕儒,是知识份子心中的泰山北斗。他是普通的人,又是伟大的人。他已经去世,但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他是永不逝去的星辰,供人景仰,并照耀着当下与后世。

王玉德

2021年5月28日于燕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