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现代史研究专业网站
陈晓彤、赵家新、党波涛:“他就像一盏灯,一直照着我们前进”

陈晓彤、赵家新、党波涛:“他就像一盏灯,一直照着我们前进”

长江日报5月29日讯“2021年5月28日8点15分,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章开沅在武汉逝世,享年95岁。”

华中师范大学消息一出,武汉学界为之震动,有学者说:“桂子山上一棵大树倒了。”

被华师学子看作是“精神领袖”般存在的章开沅,不仅在辛亥革命、南京大屠杀等研究领域都有开创性的学术贡献,更因其深厚学养和人格魅力得到了学术界的高度评价。5月28日,长江日报记者前往华中师范大学,探寻师生眼中的章开沅。

“他是真心爱学生,为学生好”

5月28日上午,章开沅的学生,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马敏在微信群中说:“十分沉痛地向大家通报,我们最尊敬的章开沅老师已于今天早晨8:15永远离开了我们,他老人家走得十分安详。学校正在安排各项治丧事宜。有后续消息再向大家通报。最最沉痛地悼念我们敬爱的章开沅老师!”

师生们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怎么会呢?我们几个同学还约好,今天下午去看看章老师,怎么会呢?”28日上午,长江日报记者联系上华中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严昌洪,作为章开沅的硕士生,严昌洪一直和导师保持密切联系。1979年,严昌洪考上了章老的研究生,他告诉记者:“这是我一生的幸运,没有章先生录取,就没有我的今天。”

他回忆,章老师治学严谨,对学术要求极高。“我至今记得,在读研期间发表第一篇论文时,章老师提醒我要注明是‘初步研究’,保持学术的克制和理性,在之后的学术生涯里,我一直谨记这一点。”严昌洪说:“老师就像一座灯塔,我们都是望着他的方向前进。”

章开沅一生著作等身,其最主要著作《辛亥革命史》是世界上研究辛亥革命史的第一部综论性大型专著。

在主持编撰《辛亥革命史》期间,通过申报审批,章开沅在华中师范学院历史系成立了辛亥革命史研究室。1984年,扩建为历史研究所,严昌洪也留校进入研究所工作。经过几十年精心打造,这个研究所已成为享誉学界的中国近代史研究机构。

虽然在学术上严厉,但章开沅对学生们的发展非常关注,只要有一点进步,他总是不遗余力地鼓励。在严昌洪的多部著作里,章开沅都曾为他作序,对他的学术成就表示肯定。

“他是真心爱学生,为学生好。”严昌洪说,自己刚留校工作,家属孩子都过来了,学校还没有腾出房子,只能暂借学校养鸡场边的小屋暂住一个月。小屋旁是牛棚,臭不可闻。“有一天,章先生和师母带了一大盒饼干来看我们,还说准备由几位老师凑钱帮我交房租,我们一家特别感动,觉得章先生就是我的恩人。以后在学术上遇到再大的困难,我都坚持下来了,因为不能给‘章门’丢脸。”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王奇生,曾撰文回忆在章先生门下亲炙师教的时光。里面写道:“记得开沅师说过,‘我不过是一只老母鸡,东扒扒,西啄啄,扒出一点东西就让小鸡们来吃。’”这句话形象地表述开沅师对弟子们的细心呵护与关照。

2013年10月,在华中师范大学110周年校庆活动中,87岁的章开沅即兴演讲。回忆起担任校长的经历,他说:“我是根本不会做行政的一个人,我就是靠交朋友,就是靠爱啊。”“我有那么多好的同事,有那么多好的学生,很多大的举措是跟学生一起商量,而且首要是靠学生……就好像在海水里面游泳,海水密度很大,能把人自然地浮起来。”

“逝去者仅为生命,思想比生命更长久。先生之风,山高水长。”“章老师精神永存,将永远激励我们不断前行!”在华中师范大学发布的讣告后,身处天南海北的“章门弟子”发来如潮水般的唁电和纪念文字,缅怀章老师的过往。一则留言写道:“章先生一生淡泊名利,心里想的都是学生,都是研究。我们会永远怀念他,也会将他的精神延续下去。”

打破院士头衔终身制,曾四度提出辞去资深教授

章开沅是华中师范学院的最后一任院长,也是华中师范大学改为现名之后的首任校长。

“爱学生”的他,却曾四度提出辞去资深教授。

时任华师大党委书记马敏坦言:“一开始我们是犹豫的,是舍不得的,是想挽留的。”后来,见章先生再三提及此事,且言辞恳切地表示“荣誉可以终身,待遇应该退休”,学校决定同意他的请辞。

2014年4月16日开始,章开沅先生原本可以保持终身的“资深教授”身份就彻底的没了,与其一块儿没有的还有“资深教授”所享受的院士待遇,包括每年10万元的津贴。当天,章开沅先生还宣布不再接受媒体采访,回归学术。

随着2014年5月开始正式领取退休工资,当年88岁的章开沅先生成为我国人文社科界辞去资深教授的第一人。

章开沅曾在接受长江日报采访时坦言,“年纪大了,力不从心,有些工作也难以胜任,怎么能继续拿高工资和津贴呢?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表示将对我国的院士制度进行改革。对于改革,我举双手赞成。我应该有个姿态,带头自我革命,不当这个资深教授,希望对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有所推动,对改革有所推动。”

疫情期间,94岁的他专程到办公室为学生作品题词

在宣布退休时,长江日报记者曾询问他:“您退休以后,如何安排时间?”章先生说,对人生重新做一些安排,歇一歇,力所能及地做一些研究,然后会会老朋友,过一个轻松的晚年。

然而,章先生一直到90多岁,还在为学术奔忙,为城市发展呐喊,为青年人的成长加油鼓劲。

2017年,“资智回汉”校友大会召开前夕,91岁的他曾通过视频,喊话校友资智回汉。“‘资智回汉’这四个字非常重要”。他说,在和平建设时期,武汉也要敢于天下先、善于天下先。“这是武汉的特有精神,是其他城市所不具备的。”

“我刚刚91岁,不算老。”章开沅乐呵呵表示,他并不老,楼上还有位103岁的老师。他自豪地说:现在不仅爱在华师,读在华师,而且长寿在华师。

“他是历史学家,对许多问题都看得很开,也看得更为透彻。章老师一直致力于改革,包括对自己的革命。”章开沅的一位学生告诉长江日报记者,章老淡泊名利,心系学术,退休后,一直笔耕不辍,并对学生们进行指导。

2020年9月,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师生联合编创的《画说抗疫英雄》一书正式出版,当时已94岁的章开沅为书本题词:“疾风知劲草,患难见真情。”

94岁的章开沅为学生们创作的《画说抗疫英雄》一书题词。 采访对象供图

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师张爱告诉长江日报记者, 在出版前,师生们联系到章先生,希望能帮忙写一句话,“他非常关心青年人 ,所以欣然同意了。当时还在疫情期间 ,到了五月初,大家能出门了,他专门去办公室写给我们的。”

张爱说,章先生当时身体还算硬朗,他通过电话与还在家中的学生们交流,鼓励他们加油。

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2018级本科生高小帅曾专门为章开沅创作了一副画像,画中的章老师头戴草帽,静坐沉思。高小帅说,虽然从未亲眼见过老校长真容,但作为一名华师的学生,章开沅老校长的名字和事迹却常常被提起,不由得充满了亲切感。

“在创作老校长的插画的时候,我也查阅了很多相关的资料,由衷地对他感到钦佩,章开沅先生的成才之路上充满了坎坷,但却能够在困苦中坚定自己的内心,不断探索,也正因为如此,当得知老校长去世的消息,我感到无比的难过,但是,历史是划上句号的过去,史学是永无止境的远航,章开沅先生虽已仙逝,他留给史学界以及我们华师人的财宝,却像北极星一样,永恒不变地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指引着前进的方向。”高小帅说。

图为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2018级本科生高小帅为章开沅先生创作的画像。

(长江日报记者陈晓彤 赵家新 通讯员党波涛)

【编辑:舒筱】

来源:《长江日报》2021年5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