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现代史研究专业网站
向薛峰:独寻真知启后人 ——我从书上认识的章开沅先生

向薛峰:独寻真知启后人 ——我从书上认识的章开沅先生

摘 要:章开沅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教育家,在中国近代史研究、商会团体研究、教会大学史研究等领域卓有建树,被赞誉为“中国近代史学界之泰山北斗”。笔者通过阅读有关章开沅先生的传记、资料及著作,有感于章先生高洁伟岸的的品行、春风化雨的教诲、无私奉献的实践。故此,笔者用文学性的手法、纪实性的描述、札记性的体例来解读书中章先生给我留下的形象。

关键词:章开沅;读书札记;人物传记;纪实

平生最爱是历史,因为人物和事件,空间与时间,可以相互交织穿错成一张精美绝伦的珠帘,供无数人欣赏。千百年来,文人看似相同的命运在历史的长河中反复上演,世人却乐此不疲地欣赏着一场场委实相同的故事。在如此的平凡中,有些人却能激起生命的浪花,惊涛拍岸,让历史铭记于心。

那些巾帼、须眉中之佼佼者,勇于昂首阔步,他们胸襟开阔,自然前程宽广。他们不因狂风暴雨而怨天,不因脚踩泥泞而怨地,不因摩肩接踵而怨人。能举胸中块垒与雷霆碰杯,倾一腔热血与朝阳争辉,能敬人如己、警己如人。

章开沅先生便是如此,我最初知晓章先生,是因为他在中国近代史领域的贡献犹如煌煌巨日,璀璨耀眼,让人不得不知。但当时我只是浅尝辄止,没有深入去了解。如今想来确实遗憾,未能够早些了解。如果没有深入了解章先生的故事,就不可能知道他“一事平生无崎屹,但开风气不为师”的高尚和“治学不为媚时语,独寻真知启后人”的伟大。

时隔许久,丹桂飘香日,微雨纷飞时,我又一次阅读有关章先生的传记和文章,试着更深入的了解那个时代,那段历史,那个在战火中奔跑的少年,那个在时光里著史的书生。

都说大人物的传记文以人传,是当代热闹之余烬。小人物的传记人以文传,是后世热闹之火种。但章先生的传记和所著文章,记得一将功成,也记得万骨枯。歌颂车同轨书同文,也想象“有不见者三十六年”。以前我总觉得历史离现实太过遥远,但其实历史就在我们身边,并没有隔上几千年。在窗外淅淅的雨声中,传记书上和蔼的章先生,仿佛在亲口讲述他的故事。我好像有那么一瞬间,读懂了章先生。

章先生幼时便极爱读书,受家庭熏陶和学校性灵教育的影响,博览群书,这为他日后的学术成就打下了极为牢固的基础。因为读书,所以能说天地之广大,能晓人生之漫长,有自知之明,有预料之先;能识甘苦、懂悲欢,寂寞时不寂寞,孤单时不孤单;绝浅薄,弃浮华,潇洒达观,自尊自强,不卑不吭。所以章先生虽身处乱世,却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史学大厦之将倾。

先生年少时,正值国难日,“时来天地同借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民族危亡,无奈西迁,先生的求学之路崎岖不平,荆棘遍地,中途多有耽搁。也曾无奈退学,在长江水上作运粮的船工,也曾投笔从戎,在枪林弹雨中奋力奔跑。有时候东去的流水在无声的夜里拍打着江岸,也拍打着那颗年轻不甘的心。他走过千山万水,看遍万紫千红,突然觉得“自己”所经历的那些苦难原来早就有人经历过。“我”虽然不幸,可天底下的不幸者,又岂止“我”一个。当一个人从自身的痛苦中抽离出来,由己推人,开始能够体会到其他人的痛苦时,他也就得到了某种解脱。所以战后章先生回到家中时,祖父一句“乱世人不如太平犬”的感慨让他唏嘘不已。

后来当章先生受到不公待遇被批判,甚至脱离教学、下放农场,从事繁重的生产劳动时,他也很清楚的明白,在社会处于病态的时候,跟风能获得生存,但同时会失去自我。真正有头脑的人,可以不随社会而病,可以逆流而动,有所作为。雨一旦下起来,虽然跑不出这漫天风雨,但“何妨吟啸且徐行”,前方是晴是雨又有何干?只需要慢慢地走下去,不丢浩然正气,不弃铮铮铁骨,忍受无人知晓的寂寞,以钢铁意志咬牙穿过黑暗,经历酷暑和严寒,寻求富饶和光明。于是当那些岁月过去,他的学术研究也结出累累硕果。

章先生的文章“有屋漏迹,无斧凿痕”,读来不会让人感到丝毫乏味。他在中国近代史多个领域卓有建树,在研究中注意社会环境的剖析并形成自己的风格。在从事科研及著述的同时,亦致力于教学及各种社会活动,在中外学术和文化交流方面也居功甚伟,为近代史研究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章先生漫长的为师生涯中,学生始终是他最为关心的对象。他能够不拘一格,因材施教,带领学生们走进更为广博的学术天地。他的学生还赋诗称赞他说:“教学有方施化雨,育才无类沐春风”。

章先生不慕名利,潜心治学,只想在史海里远航,寻找真正的历史。对于他来说,追求欲望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章先生是绝不愿也不会为此的。2014年,他又向华中师大请求辞去“资深教授”的头衔,包括每年10万元的津贴。因为对于先生来说,“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多做一些研究、让后来人少走一些弯路,这才是必不可少的。

2018年12月,第七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在北京颁奖,章先生成为两位获奖学者之一。“中国近代史学界之泰山北斗”的颁奖词或许是对他最合适的称赞。“历史是已经画上句号的过去,史学是永无止境的远航”无疑是他在史学研究道路上慢慢求索的最好写照。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等身著作传中外,史笔凌云一代雄。

参考文献:

[1]章开沅,彭剑.章开沅口述自传[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

[2]刘莉.史海远航:章开沅传[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3.

[3]宋旭景.史学家章开沅的寻梦与情怀[J].文史天地,2018,(2):70-73.

作者简介:向薛峰(2001-),男,湖南常德人,湖南科技学院国学院2019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