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鹏:学术人生——我的理想与追求

编者按: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史学会原任会长张海鹏先生,是著名的历史学家,学殖深厚,著述宏富,造诣精深,为推动中国近代史学术体系、学科体系和话语体系的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本文系作者对五十余年学术生涯的回顾和总结,作者回忆了在近代史所所 Continue reading

崔蕊满:融合发展——跨学科史学研究的创新路径

史学是一门开放性的学科,史学领域的开拓、方法的更新和视角的转换,通常经由吸纳其他学科的理论和方法而实现。可以说,20世纪是史学与社会学亲密接触的世纪:社会学提供史学科学研究的新方法,极大地拓展了史学领域的研究视野;人类学方法的引进使史学家走出书斋,走向田野,创新了史学发展路径;新史学研究重心下移,历 Continue reading

许高勇:构建中国报刊阅读史的重要性与难点

如何在浩如烟海的近代史料中寻找报刊阅读的记忆,如何建构报刊阅读与社会变迁的内在联系,如何将个体的生命史与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应是报刊阅读史研究需要直面的问题,亦是构建中国特色报刊阅读史理论体系需要解决的问题。 从近代中国的历史发展来看,报刊与中国近代史存在着互动互证的关系,而读者的参与无疑丰富了中 Continue reading

李浴洋:横绝中流是此桥——冯友兰在1919

在冯友兰的个体生命史中,1919年或许可谓一个空档期。此前一年,他结束了自己在北京大学哲学门为期三年的学习,6月毕业以后,返回开封,从9月起出任河南第一工业学校的语文与修身教员;之后一年,他正式入读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于1923年完成博士论文《天人损益论》之后,毕业归国,受聘中州大学教授及哲学系主任 Continue reading

章清:“学”与“术”——由分到合

编者按:晚清以降在学科次第上对“西学门径”的辨析,以及“西学中源”说、“中体西用”论的流行,意味着近代中国学科知识的成长,不免陷于“中学”与“西学”如何抉择的紧张之中;“中学”与“西学”之分与合,尤其是如何实现“会通”,便成为值得申论的问题。本文出自《会通中西:近代中国知识转型的基调及其变奏》。 作 Continue reading

王建朗:2017年中国近代史研究综述

2017年的中国近代史研究继续平稳进展,并在若干专题上有所推进,研究更为细化,成果更加丰富。作为一项基础性的学术研究,没有大起大落,缓慢然而坚实地推进,用学术态度和学术话语回应现实问题,应该就是一个成熟稳定的社会中学术演进的常态吧。本文对2017年中国近代史研究状况提供粗线条的概观,“全面”固然绝不 Continue reading

李细珠:追求之境——张海鹏先生与中国近代史研究

提要:张海鹏先生是当代著名的中国近代史研究专家,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指导中国近代史研究具有重要影响的代表性学者之一。他著述宏富,既有精深的专题研究,涉及太平天国、义和团、辛亥革命与孙中山思想、留日学生、近代农民战争、国共关系、抗日战争、中日关系史与港澳台研究等诸多领域;更多的是有关中国近代史研究 Continue reading

赵庆云:其惟笃行——张海鹏先生与中国史学会

[提要]在现代学术体制中,组织学会对于学术研究的引导与促进作用不言而喻。成立至今已69年的中国史学会,具有厚重的底蕴和广泛的影响力。张海鹏先生长期担任中国史学会负责人,他学术视野宏阔,眼光超卓,对于中国史学会在21世纪的发展倾注心力,不惮辛劳,切实笃行,发挥了相当关键的作用,对于中国史学的繁荣发展亦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