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武:中共何以在上海且只能在上海创建?与这种文化密不可分

【编者按】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诞生在上海?对于这个问题,国际国内有很多研究。在上海社科院周武研究员看来,海派文化是一个重要视角。以下是他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近代上海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系列专题讲座上的演讲。 关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并不仅仅是上海的话题,甚至也不仅仅是中国的话题,在国际上也是一个很热门的 Continue reading

马忠文:慈禧训政后之朝局侧影——读廖寿恒《抑抑斋日记》札记

摘要:近代以来,有关戊戌政变内情的原始资料十分罕见。新出版的军机大臣廖寿恒《抑抑斋日记》虽属残篇断简,仍透露出珍贵的历史信息。从廖氏日记所见慈禧宣布训政、捉拿康党、处置戊戌六君子等情形看,既往流行的说法都有继续补充和修正的必要。只有将廖寿恒这样局内人的日记、书信等私密文献与官方档案结合起来研究,才能 Continue reading

蒋顺兴:孙中山伦敦蒙难的两个问题

有关史书及文章叙及孙中山英国伦敦蒙难之事时,往往有不实之词,有意回护孙中山。这不符合史家应该遵循的实事求是的原则。现据有关史料,对以下两个问题予以澄清。 第一个问题是,孙中山是怎样进使馆的? 史家们在谈到孙中山伦敦蒙难时,大多认为孙是被绑架进清驻英使馆的,孙本人在《伦敦被难记》中也一再表白是被诱骗、 Continue reading

黎澍:孙中山上书李鸿章事迹考辨

孙中山上书李鸿章事迹的真相至今不清楚。论者多数因其寄希望于当权的政治人物,认为是倾向改良的表现,并由此判断孙中山思想的发展是从改良到革命。此说与孙中山早年自命“洪秀全第二”的造反思想不合。孙中山自称“余自乙酉中法战败之年,始决覆清廷,创建民国之志”;遗嘱说:“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从来没有说他在 Continue reading

杨天石:孙中山在1900年一一读日本外务省档案札记

1897年8月16日,孙中山自加拿大抵达日本横滨。三天后,一份标明秘字的密报便送到了外务大臣大隈重信的面前。自此,日本情报人员即十分注意孙中山的动态,各种报告不断送向外务省。日积月累,数量相当可观。这些报告,和其他关于中国革命者的情报汇集在一起,名为《各国内政关系杂纂支那之部·革命党关系(含亡命者) Continue reading

史式:太平天国文书史料中的词语诠释问题

一 太平天国文书、史料难懂的原因 我们阅读太平天国文书以及有关史料,常常觉得它们比两千年前的《史记》、《汉书》等著作还要难懂。因为“史”、“汉”中的词语意义不明之处,还可以从工具书中查出来;而太平天国文书与有关史料中的词语意义不明之处,却无处可查。简又文在《太平军广西首义史》一书序言中说:“太平军中 Continue reading

杨天石:王克敏、宋子文与司徒雷登的和平斡旋――近世名人未刊函电过眼录

抗战期间,日本侵略者曾通过多条渠道和中国政府联系,企图以“和谈”的方式取得其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日方派出人员,或属于军部系统,或为外务省官员,或为与中国有传统关系的“民间人士”。但是,也有一个特别的例外,这就是燕京大学校长、美国人司徒雷登。从1938年到1941年,司徒雷登受日本人之托,多次出入武 Continue reading

张俊义:皖南事变后蒋介石对美外交余波——宋子文档案解读之三

1941年1月爆发的皖南事变,是抗战时期国共间发生的一次最严重的冲突。在全民抗战一致对外的大潮流下,国民党政府这一逆行,不仅遭到中共及国内各民主党派和爱国人士的齐声谴责,而且亦引起美、英、苏等国政府的关注与批评。在抗日战争期间,加强对美外交与争取美国的援助一直是国民党政府和蒋介石对外关系中最为重要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