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朋园:章开沅助我回乡

台湾历史学者张朋园 在海外初见,我们相处如兄弟 1988年,我与章开沅先生在纽约第一次见面,不知怎么会谈起年龄。我们同年,都是1926年生。他比我大两个月,因此,我们有一个默契,他是老哥,我是老弟。我这位老哥可真很照拂他的老弟。有两件事使我感激不尽,永远难忘。第一是他帮助我顺利回到离别43年的家乡, Continue reading

周锡瑞:问学章开沅先生

我个人对于辛亥革命的研究始于1969年。当时,中国正经历着“文化大革命”,有关中国历史的严谨研究因此停滞,而美国学者则根本无法来中国大陆学习。如同其他西方学者,我的研究只能在香港和台湾进行。通过阅读20世纪50年代中国出版的资料及索引,我发现很多资料只有在中国大陆才能找到。同时,也发现了由一批满怀热 Continue reading

罗志田:走出中国近代史

我与章开沅先生,不是师生的师生 得朱英兄示,《章开沅文集》即将出版,闻之欣喜不已。 开沅先生其实是我的业师,虽然为时不长。我在普林斯顿大学念书时,适先生在邻近的普林斯顿神学院访问研究(1990-1991学年),林蔚(Arthur Waldron)师遂请先生客座,给历史系研究生开设辛亥革命的讨论课,我 Continue reading

王奇生:师门四年记

编者按: 章开沅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他在辛亥革命研究、张謇研究、中国商会史和教会大学史研究、南京大屠杀历史文献研究等领域都有开创性的学术贡献,学高识阔,著作颇丰。由他所主编的《辛亥革命史》曾享誉海内外学术界,得到学者的充分肯定和尊崇。 2015年,恰值章开沅先生九十寿辰,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于7 Continue reading

朱英:将学问作为自己的爱好

“我最擅长的是实证研究。”坐在中国近代史研究所宽敞整洁的办公室里,朱英如此总结自己的治学经验,“实证研究就是笨办法,只有搜集的史料比别人多、比别人全面,才能在思考与论证问题的时候,做到跟别人不一样。” 1978年,朱英入学华中师范学院历史系,至今已在历史领域下了整整36年“笨功夫”。在人文学科因无法 Continue reading

朱英:《章开沅文集》:展现章开沅学问人生的皇皇大著

年届九旬的章开沅先生是国内外著名历史学家和教育家,不仅在中国近现代史多个重要研究领域开拓创新,取得颇受关注与好评的丰硕成果,而且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博士和硕士,其中不少人现今也已成为海内外知名的近代史学者。章开沅先生还曾出任华中师范大学校长,及至晚年仍不断为当下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指陈利弊,建言立说,屡有 Continue reading

追寻历史的足迹:朱英教授访谈录

采访时间:2003年11月 采访地点:华中师范大学 采访记录及文字整理:魏文享,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博士生 编者手记:马敏—朱英,在史学界总是被人们连在一起的两个名字。盖因都出自章开沅先生门下,其学术又都发端于商会研究。两人有共同的成果,但后来的发展有所不同。本刊访谈的第一位中青年学者侯建新 Continue reading

朱英:商会研究是我安身立命的课题

朱英,湖北武汉人,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兼研究所所长。1978年2月考入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1982年考取同校中国近现代史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章开沅先生。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社会经济史、中国近现代社会史、辛亥革命史研究,著有《辛亥革命时期新式商人社团研究》、《晚清经济政策与改革措 Continue reading

朱英:研究近代中国制度变迁史应该注意的若干问题

中国古代史研究历来注重职官制度,老一辈学者将职官制度、历史地理、目录学和年代学视为治史之钥匙,相关研究成果也为数甚多。对于中国近代史研究而言,制度变迁也未尝不重要。我们常说近代中国遭遇了“数千年未有之变局”,又称过渡转型是近代中国发展的主要特征。1901年梁启超即曾发表引人瞩目的过渡时代论一文,十分 Continue reading

朱英:辛亥百年的思考与展望

摘要:在辛亥百年到来之际,从纪念与研究等方面对百年辛亥进行回顾、思考与展望,可以获取许多新的认识。海峡两岸的辛亥革命史研究经历了相似但又不同的发展历程,现今却出现了对某些重大问题如辛亥革命性质,由分歧走向趋同的现象。对于辛亥革命史研究的创新与发展,注重整体性、综合性探讨,强调上下延伸和横向贯通,已成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