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和:從同適齋到不舍齋——《任訪秋學術文集》代序言

著名學者、文學史家任訪秋先生(1909—2000)一生以教書與著述為業,在中國文學史以及思想史、學術史等多個學術領域辛勤耕耘,成果豐碩。尤其是在打通古代、近代、現當代文學畛域,梳理晚明至五四文學發展源流方面宏論迭出,多有創穫。先生晚年病目,未及將著述一一訂正整齊,而不少著作也已絕版多年。為使任訪秋先 Continue reading

張海鵬:學術人生——我的理想與追求

編者按: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史學會原任會長張海鵬先生,是著名的歷史學家,學殖深厚,著述宏富,造詣精深,為推動中國近代史學術體系、學科體系和話語體系的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在國內外產生了廣泛的影響。本文系作者對五十餘年學術生涯的回顧和總結,作者回憶了在近代史所所 Continue reading

陳謙平:我們那時候不懂什麼大學好壞

  【編者按】   2018年高考錄取工作即將結束,錄取通知書或許已到考生手中,或許還在路上。這個暑假,每個高考考生都會憧憬自己的大學生活。澎湃新聞請講欄目陸續刊發一組南京大學教授的口述,這組口述選自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2018年6月出版的《我的高考》一書,77級、78級參加高考的南大教授們講述了自己 Continue reading

李細珠:追求之境——張海鵬先生與中國近代史研究

提要:張海鵬先生是當代著名的中國近代史研究專家,是堅持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指導中國近代史研究具有重要影響的代表性學者之一。他著述宏富,既有精深的專題研究,涉及太平天國、義和團、辛亥革命與孫中山思想、留日學生、近代農民戰爭、國共關係、抗日戰爭、中日關係史與港澳台研究等諸多領域;更多的是有關中國近代史研究 Continue reading

趙慶云:其惟篤行——張海鵬先生與中國史學會

[提要]在現代學術體制中,組織學會對於學術研究的引導與促進作用不言而喻。成立至今已69年的中國史學會,具有厚重的底蘊和廣泛的影響力。張海鵬先生長期擔任中國史學會負責人,他學術視野宏闊,眼光超卓,對於中國史學會在21世紀的發展傾注心力,不憚辛勞,切實篤行,發揮了相當關鍵的作用,對於中國史學的繁榮發展亦 Continue reading

劉志琴:公私觀念與人文啟蒙

“公私觀念與中國社會”是個陌生而令人感興趣的課題。因為公與私這一組觀念在生活中頻繁使用,在倫理道德中更是為人、行事的價值準則,然而這一組與人們思想行為緊密聯繫的觀念卻沒有在中國思想史上佔有相應的地位。眾所周知,中國思想史的研究是以範疇而展開的,一部思想史往往是善與惡、道與器、禮與欲、理與性、義與利、 Continue reading

鄭永福:胡門問學記——胡思庸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祭(下)

鄭永福:胡門問學記——胡思庸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祭(下) 作者題記: 我的老師胡思庸先生為人為學,學界已有公論。劉大年先生在給我的師弟郭雙林的信中說:“你的老師胡思庸同志為人治學,純正嚴謹,可學的東西正復不少。” 龔書鐸先生在《懷念思庸》一文中說:“思庸經常說他很‘土’,其實並非如此。就我同他交往中得到 Continue reading

鄭永福:胡門問學記——胡思庸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祭(上)

鄭永福:胡門問學記——胡思庸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祭(上) 作者題記: 我的老師胡思庸先生為人為學,學界已有公論。劉大年先生在給我的師弟郭雙林的信中說:“你的老師胡思庸同志為人治學,純正嚴謹,可學的東西正復不少。” 龔書鐸先生在《懷念思庸》一文中說:“思庸經常說他很‘土’,其實並非如此。就我同他交往中得到 Continue reading

鄭永福:胡門問學記:文不虛發 有所不為——胡思庸先生逝世十周年祭

著名歷史學家胡思庸(1926—1993)先生,河南省信陽縣人,幼年在家鄉上小學,後就讀於甘肅省清水國立第十中學。1946年考入河南大學農學院園藝系。河南大學1948年南遷蘇州期間,轉到文學院歷史系就讀。1951年2月畢業後留河南大學任教。  留校後的一段時間內,胡思庸先生一方面在河南省歷史學會主辦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