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村田雄二郎:孙中山与辛亥革命时期的“五族共和”论

一、大中国和小中国 首先,让我们看一下沟口雄三试图把辛亥革命置于宏观历史位置的看法。沟口与西洋思想史家川出良枝在最近的一次谈话中认为,应该把以千年为单位计算的历史“纵带”和以实体、观念为主的欧洲“横带”之交叉点作为研究场所,来反驳过去对中国“近代”的传统解释。他说:“例如1911年的辛亥革命,是以连 Continue reading

黄顺力:孙中山与章太炎民族主义思想之比较——以辛亥革命时期为例

由民族主义的力量或明或暗地主持着”,因此,民族主义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重要的主导力量”。[1](P558)倘若我们就近代中国外受西方列强欺凌侵逼,内遭满清王朝专制压迫的历史情状而言,的确,从林则徐领导禁烟运动开始,一直到孙中山先生领导辛亥革命,无一不蕴含有民族主义的思想因素,尤其是20世 Continue reading

李英铨:汪精卫与辛亥革命

汪精卫是如何影响辛亥革命历史进程和发展方向的,南方革命党人又是如何把革命胜利果实拱手让给袁世凯的?目前,史学界对该问题的研究相当不够,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汪在辛亥革命时已叛变了革命,他是袁世凯在同盟会中代理人和潜伏在革命营垒中的内奸,对北方京津地区的革命活动进行了一系列的破坏,积极为袁效劳,是 Continue reading

郭世佑:孙中山的民权理念与辛亥革命

在艰苦而漫长的辛亥革命准备时期,尽管孙中山宣传得最多、用力最勤的是以反满为主要内容的民族主义,而不是民权主义,尽管反满的成果较之兴民权的成果来得更彻底,也更少歧义,然而,孙中山作为近代民主革命的先驱与中华民国的缔造者,其无与伦比的历史地位之确立,主要不是基于以反满为主导的民族主义之事功,而是基于他的 Continue reading

王先明:“自立军运动”中和武昌起义后吴禄贞活动试析

在辛亥革命时期,吴禄贞算得上一个既有典型意义,又颇具影响的人物。他早年参加“自立军运动”,武昌起义后“迟迟不动”,仅参与“滦州兵谏”。据此,是否可以认为他是“至死都没有放下保皇旗帜”的立宪党人呢?(《论滦州兵谏与士官三杰》,《历史研究》1981年第1期。)显然,弄清楚这两个时期中吴禄贞的活动情况,对 Continue reading

张华腾:对立中的统一:辛亥革命前后同盟会、北洋集团关系述论

同盟会与北洋集团是甲午战争之后中国政坛崛起的两支新的政治力量,从阶级对立的角度来说,这两支力量是互为对立的政治力量,同盟会以推翻清政府为志,北洋集团则以维护清政府的统治为责。从社会发展方面来看,二者都致力于社会的发展和改造,有许多共同的因素存在,只是方法和手段不同而已。在清末极其复杂的社会矛盾运动中 Continue reading

叶瑞昕:国学在新文化运动前的一场自救运动——论辛亥革命时期保存国粹思潮的文化自新意义

[提 要]学界对辛亥革命时期的保存国粹思潮已有不少论述,拙文拟在学界先前研究基础上专对这场保存国粹思潮在近代中西文化交汇中所蕴涵的文化自新意义作一伸论。从整个近代中国文化史的流变来看,民初新文化运动是西学东渐的新形势下对传统文化(国学)的一次全盘清理,而稍早于此的保存国粹思潮则可说是国学内部预感危机 Continue reading

林增平:黎元洪与武昌首义

1911年10月10日晚,武昌革命化的新军鸣枪起事,以彻夜苦战、攻占督署的战绩,宣告了首义的胜利。 翌日下午,武昌城厢内外就贴出“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黎”的布告。 第二十一混成协的协统黎元洪当了革命军政府的都督?他也是革命党吗?人们都不禁为之惊诧不已,认为那是“革命党群龙无首,黎元洪因缘时会”,纯 Continue reading

郭世佑:论刘复基在武昌起义中的领导地位

从某种意义上说,彪炳史册的辛亥革命是以清末辛亥年一举成功的武昌起义命名的,因为后者为辛亥革命的胜利奠定了基础。但由于这场起义不是孙中山和同盟会直接领导的,而是在所谓“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引爆并取得胜利的,所以长期以来,无论是视武昌起义为“总理第十四次起义”的国民党史家,还是新中国的一代史学工作者,人们 Continue reading

马勇:辛亥革命是对法国大革命的超越

“百年前宁静的一个夜/枪炮声敲碎了宁静夜”——《龙的传人》唱的不是辛亥革命,但此时此刻,用它来提括彼时彼刻,却是再合适不过。百年前的武昌,以及之前、之后的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百年来众说纷纭,当局者不清,旁观者更不明。但历史不容许不清不明,同时正因为它的不清不明,更需要每一个研究者穿越百年迷雾,廓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