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广波:抗战后傅斯年与蒋介石关系研究(1945—1950年)

摘要:蒋介石、傅斯年在抗战时期累积的良好关系在战后得以延续、加深。蒋、傅在“一二·一”惨案善后中有密切互动,但他们在处置方式上有明显分歧。傅采取一切办法促使学潮早日结束,令蒋满意。基于共同的反共立场,傅斯年希望蒋介石能实行真正的改革,以维系国民党政权并有效反共,为达此目的,傅坚持不加入政府,以独立知 Continue reading

欧阳哲生:傅斯年的“国学”观

“国学”的热潮正在席卷中国学术界。在这个时刻,我以为重温傅斯年当年不同于“国粹派”的“国学观”,似有必要。至少它提醒我们在“国学”研究中应该注意防止某些可能发生的偏向。 19世纪末20世纪初,经过中日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的挫辱,中国陷入了半殖民地的危难境地,民族危机空前严重。为挽救中华民族的危 Continue reading

耿云志:傅斯年对五四运动的反思

五四新文化运动(本文中所提“五四”、“五四运动”,皆指五四新文化运动而言,而以“五四学生运动”、“五四爱国运动”专指狭义的五四运动。)是中国近代史上划时代的伟大事件,其参与群众之广泛,规模之浩大,其先锋队之觉悟的程度,及其所发生的影响之深远,都是空前的。而值得注意的是,当运动的高潮刚刚过去,躬与其事 Continue reading

闻黎明:“一二·一运动”中的傅斯年——与李森先生《傅斯年与“一二·一”》一文的商榷

时间如梭,“一二·一运动”转眼过去整整 60年了。60年后的今天,随着环境的改变与思维的拓展,无论是这次运动的亲历者,还是以史家眼光看待它的后人,都可能产生与多年认识有所不同的感受。李森先生在2004年12月25日《云南政协报》上发表的《傅斯年与“一二·一”》一文,就属于这种新的思维。 李森先生的文 Continue reading

王晴佳:陈寅恪、傅斯年之关系及其他

本文以台北史语所和近史所所藏“傅斯年档案”和“朱家骅档案”之有关信件为基础,探讨陈寅恪名字的读法和他与老友、史语所上司傅斯年之间的关系。这些信件显示,陈寅恪在国外求学时,一直用标准发音拼写他的名字。另外,他与傅斯年之间的关系,自20世纪30年代未期开始,也曾有一度十分紧张。这一紧张关系的造成,与傅斯 Continue reading

李帆:求真与致用的两全和两难——以顾颉刚、傅斯年等民国史家的选择为例

历史学本系求真之学。何谓求真?如何求真?在事实判断层面似无多大争议,可一旦上升到价值判断层面,便有无穷之争议,特别是当史家基于一己之求真理念所形成之主张与社会现实需求相违时,围绕价值判断而生之困境即如影相随。民国年间,顾颉刚、傅斯年等史家皆曾遭逢此困境,其中以两个案例最具代表性,即顾颉刚编初中教科书 Continue reading

傅斯年:我所景仰的蔡先生之风格

有几位北大同学鼓励我在本日特刊中写一篇蔡先生的小传。我以为能给蔡先生写传,无论为长久或为一时,都是我辈最荣幸的事。不过,我不知我有无此一能力。且目下毫无资料,无从着笔,而特刊又急待付印,所以我今天只能写此一短文。至于编辑传记的资料,是我的志愿,而不是今天便能贡献给读者的。 凡认识蔡先生的,总知道蔡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