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才俊:史学的品格与历史学家的使命

编者按:近日,一则章开沅教授请辞“资深教授”头衔的新闻掀起不大不小的波澜。在功利主义泛滥的当下社会,这个原本正常的事态,却被当做非常事态去解读和演绎,因为其背后反映了大学体制和学术体制所面临的困境。所以,对于这一请辞,无论是“挽留”还是“荣退”,结果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将引发人们对大学前途更多的关注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韦卓民全集》总序

著名的哲学家、翻译家、教育家和宗教学家,早年就读于文华书院(我校前身之一的华中大学的前身),后长期担任华中大学校长(1929-1951)。从1903年就读文华书院至1976年3月去世,韦卓民在华中大学及后来的华中师范学院学习和工作了73年,将毕生精力献给了我国的教育和学术事业。现在,历时20余载编辑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犹忆京师初识时

有件事可能外人不大了解,书铎是我在北京第一个结识并且成为终生挚友的同行学者。 那是在1956年暑假,华中师院历史系主任田家农命我与同事孙玉华前往北京,任务是参观中国历史博物馆在天安门城楼举办的中国近代史图片展览,并且加印一整套图片带回作为教学参考。这是我第一次到北京,此前由于自己性格内向且不爱与外界 Continue reading

马敏:“别识心裁”与“贯穴熔铸”——开沅师对本所学术的开示

2015年恰值我校原校长、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先生九十华诞。为遵从章先生本人的意愿,学校不举行任何祝寿活动,只是以出版11卷大型《章开沅文集》和《章开沅先生九秩纪念文集》来表达祝愿。让我们一起祝愿章先生九十华诞快乐、幸福、健康! 7月8日下午3时,《章开沅文集》出版座谈会在近代史所510举行。 座谈会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在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所长换届会上的发言

  编者按:2017年5月22日,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所长换届会召开。章开沅先生作了发言,全文如下: 这次我来参加这个仪式,一个是慰问一下朱英,再一个是欢迎马敏归来,他要在一段时间里面,带领大家在这个所继续往前走。也很感谢校领导能够关心我们这个研究所,关心我们的学院。学校对这个事情看得很重,说明考虑了很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又逢清明忆故人——悼念郎郡诗老战友

章开沅先生(左4)和郎郡诗校长(左3) 踏春赏花(2010年3月摄) 今年1月初,由于寒潮警报过于夸张,我与内人提前到广州避寒,直到3月9日才回武汉。由于积压事情太多,每天忙忙碌碌,不知华师寒假有何较大事故。今天上午,孙女昕昕从美国以手机微信转来一篇文章,题为“音容宛在 教诲永存”,开题词是“他用毕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大学不能被社会左右

编者按:2017年5月16日上午,高考改革研究丛书出版暨纪念高考恢复四十周年座谈会在华中师范大学科学会堂召开,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章开沅,原湖北作协主席、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先霈,著名教育理论学者、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董泽芳,湖北省人大副主任、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中国考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超越五四——在纪念五四青年节89周年暨开沅杯文化节开幕上的演讲

编者按:10年前的今天,适逢纪念五四青年节89周年暨开沅杯文化节开幕式,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章开沅先生应邀为师生作了一场演讲。下面是根据录音整理的演讲稿,标题为编者所加。 刚才,王院长讲错了,因为他说要感谢借用我的名字来办这个活动。而我是要诚心诚意的感谢大家,感谢王院长,感谢全体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教育首先是要培养好公民

问:从1949年您就来华中师大的前身中原大学工作,到现在从事教育工作已经65年。在您看来,什么是好的教育? 章开沅:教育首先是要培养好公民。无论一个民族,还是一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人的素质是最为重要的。在目前国家还没消亡的情况下,国家的根基就是公民,所以教育应该把每个人培养成一个好的公民。 问:但 Continue reading

章开沅:与一位普通高考生的通信

“现在中国孩子的处境让人担心” ——一位普通考生给章开沅教授的信 敬爱的章校长: 您好! 我是湖南省益阳市的一名高中生,非常冒昧地给您写了这封信,希望您在百忙之余能看一看。谢谢! 曾经,老师告诉我,中国人的品质差是因为中国人穷。从那一刻起我就开始明白我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我知道,品质与知识不成正比,与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