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纪霖、周濂、刘擎等:政治正当性的古今中西对话

【编者按】华东师范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在2006——2010年间承担了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研究项目《中西思想史视野中的政治正当性》,课题组成员是研究中国与西方思想史、政治哲学的学者。当他们从古今中西各自的专业视角研究了政治正当性在不同的时间与空间的理论形态和话语方式之后,发现即使在不 Continue reading

许纪霖: 世代、阶级和惯习:知识分子研究的新路径

摘要:知识分子世代交替、阶级出身和文化惯习,再加上其他的地域背景等因素,只是为了开拓知识分子研究的视野。构成知识分子内战的,还有更复杂的动因所在。 我研究知识分子纯属偶然,我是文革以后第一届考入大学的77级的学生,今年刚好高考四十年。1982年大学本科毕业留校,留校以后系里面让我教一门“中国民族党派 Continue reading

李良玉:论文开题报告刍议——以历史学为例

开题报告是博士生学习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对于同学顺利完成博士论文有重要作用。对此,同学应该有所认识,认真对待;指导教师也应该重视,把督促同学做好开题报告作为指导博士论文的一项有力措施。 博士生的学习期限是3年,由于各种原因来不及完成论文可以延期毕业。一般来说,其学习过程分为5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课 Continue reading

马勇:十载校长任 百年北大魂

编者按:在我国,对于“大学”二字最精辟的解释,应该算是清华老校长梅贻琦所提出的“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的著名论断。从中,也足见“大师”对于大学的重要性,而如果这位大师又恰巧成为这所大学的“掌舵人”,那么,“大师”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这座大学的发展轨迹,甚至彻底改变一所大学命运,成 Continue reading

闻黎明:“一二·一运动”中的傅斯年——与李森先生《傅斯年与“一二·一”》一文的商榷

时间如梭,“一二·一运动”转眼过去整整 60年了。60年后的今天,随着环境的改变与思维的拓展,无论是这次运动的亲历者,还是以史家眼光看待它的后人,都可能产生与多年认识有所不同的感受。李森先生在2004年12月25日《云南政协报》上发表的《傅斯年与“一二·一”》一文,就属于这种新的思维。 李森先生的文 Continue reading

石岗:左宗棠李鸿章异同述论

本文拟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对左、李在一些主要问题上的思想与活动进行评述。浅误之处,请同志们指正。 一 左、李都是靠镇压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发迹的。对此,史学界已有共识。但对两者对“借师助剿”态度的看法则颇持异议。 李鸿章的确是比较积极地主张“借师助剿”的。1862年,李甫抵上海,鉴于洋人兵强器利、“实肯 Continue reading

马勇:辛亥革命是对法国大革命的超越

“百年前宁静的一个夜/枪炮声敲碎了宁静夜”——《龙的传人》唱的不是辛亥革命,但此时此刻,用它来提括彼时彼刻,却是再合适不过。百年前的武昌,以及之前、之后的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百年来众说纷纭,当局者不清,旁观者更不明。但历史不容许不清不明,同时正因为它的不清不明,更需要每一个研究者穿越百年迷雾,廓清 Continue reading

茅海建:康有为的“大同三世说”

按:本文系作者2018年5月28日在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联合举办的讲座上的发言。 当三联书店的编辑告诉我,这次推广会放在北大时,我心中怦然一动。我离开北大刚好十年。当年在北大时,对北大的景物关注度不够。有一年,我在东京,早稻田大学的一位女教授对我说,很怀念北大二院(历 Continue reading

左玉河:客观存在的历史经“口述”后还剩多少真实?

各位同学,各位朋友: 很高兴有机会与大家进行学术交流。我的本行是做中国近现代思想文化史研究,口述历史算是“客串”。因为在中国口述历史兴起之初有所介入,中华口述历史研究会成立时被大家推举为秘书长,因而为推动全国口述历史发展尽了一些绵薄之力,并在做口述访谈过程中对口述历史的若干理论问题进行了一些思考。今 Continue reading

赵世瑜:不止“大槐树”,也说说“小历史与大历史”

【编者按】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赵世瑜教授一般被视为区域社会史研究的健将,是“华南研究”在华北的一位代表性学者。他时常在“长城内外”穿梭,视野越过“大河上下”,关注“狂欢与日常”,在“说不尽的大槐树”下琢磨“小历史与大历史”,以期“在空间中理解时间”。 我们约请了几位青年学者提问,请赵教授作答。提问大体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