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细珠:追求之境——张海鹏先生与中国近代史研究

提要:张海鹏先生是当代著名的中国近代史研究专家,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指导中国近代史研究具有重要影响的代表性学者之一。他著述宏富,既有精深的专题研究,涉及太平天国、义和团、辛亥革命与孙中山思想、留日学生、近代农民战争、国共关系、抗日战争、中日关系史与港澳台研究等诸多领域;更多的是有关中国近代史研究 Continue reading

赵庆云:其惟笃行——张海鹏先生与中国史学会

[提要]在现代学术体制中,组织学会对于学术研究的引导与促进作用不言而喻。成立至今已69年的中国史学会,具有厚重的底蕴和广泛的影响力。张海鹏先生长期担任中国史学会负责人,他学术视野宏阔,眼光超卓,对于中国史学会在21世纪的发展倾注心力,不惮辛劳,切实笃行,发挥了相当关键的作用,对于中国史学的繁荣发展亦 Continue reading

刘志琴:公私观念与人文启蒙

“公私观念与中国社会”是个陌生而令人感兴趣的课题。因为公与私这一组观念在生活中频繁使用,在伦理道德中更是为人、行事的价值准则,然而这一组与人们思想行为紧密联系的观念却没有在中国思想史上占有相应的地位。众所周知,中国思想史的研究是以范畴而展开的,一部思想史往往是善与恶、道与器、礼与欲、理与性、义与利、 Continue reading

郑永福:胡门问学记——胡思庸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祭(下)

郑永福:胡门问学记——胡思庸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祭(下) 作者题记: 我的老师胡思庸先生为人为学,学界已有公论。刘大年先生在给我的师弟郭双林的信中说:“你的老师胡思庸同志为人治学,纯正严谨,可学的东西正复不少。” 龚书铎先生在《怀念思庸》一文中说:“思庸经常说他很‘土’,其实并非如此。就我同他交往中得到 Continue reading

郑永福:胡门问学记——胡思庸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祭(上)

郑永福:胡门问学记——胡思庸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祭(上) 作者题记: 我的老师胡思庸先生为人为学,学界已有公论。刘大年先生在给我的师弟郭双林的信中说:“你的老师胡思庸同志为人治学,纯正严谨,可学的东西正复不少。” 龚书铎先生在《怀念思庸》一文中说:“思庸经常说他很‘土’,其实并非如此。就我同他交往中得到 Continue reading

郑永福:胡门问学记:文不虚发 有所不为——胡思庸先生逝世十周年祭

著名历史学家胡思庸(1926—1993)先生,河南省信阳县人,幼年在家乡上小学,后就读于甘肃省清水国立第十中学。1946年考入河南大学农学院园艺系。河南大学1948年南迁苏州期间,转到文学院历史系就读。1951年2月毕业后留河南大学任教。  留校后的一段时间内,胡思庸先生一方面在河南省历史学会主办的 Continue reading

宝成关、曾永玲、李书源:薪尽火传

4月8日上午,突然接到时岳师遽然仙逝的噩耗,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把我们惊呆了。时岳师走得那 么匆忙,从发病到辞世,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竟然没来得及留下一句话,就永远离开了我们!想到这里, 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痛楚,猛烈地袭击着我们,恩师往日对我们悉心教诲的音容,不时在眼前浮现。……  作为时岳恩师为数 Continue reading

郭世佑:怀念陈旭麓先生

史坛巨擘陈旭麓先生长眠于杭州玉凰山麓已十四载。岁月的流失无法冲淡智慧之星的毁灭所造成的缺憾与伤痕,一代宗师的音容笑貌只会随时勾起众多后学的不尽思念。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我不属于陈先生的入室弟子,像许多宫墙外望者一样,只是一个借助于学术会议接受陈先生教诲与关爱的普通后学。 第一次见到陈先生,是在198 Continue reading

周武:以史经世:史学良知的当代之旅(下)

  然而,先生在“文革”前十七年的学术成就并不仅仅体现在上述两个方面,更重要的是体现在辛亥革命史和中华民国史的开创性研究方面。49年以后,先生就开始从事辛亥革命史和中华民国史的研究,是学界公认的辛亥革命史和中华民国史最早的倡导者和重要的垦拓者。早在1955年,先生就出版了《辛亥革命》一书,这是建国以 Continue reading

周武:以史经世:史学良知的当代之旅(上)

陈旭麓先生是我母校母系的大名鼎鼎的教授,可惜当年只闻其人,未闻其声。想当年,在南汇张闻天故居,时任故居管理所的办公室秘书张勤龙(后任办公室主任)对我说,他得到消息,准备去参加陈旭麓先生的追悼会,这话着实让我汗颜。因为据我所知,张先生这个书生只是华东师范大学的一个业余学生,而我才是正宗的,何况陈先生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