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宝善、刘路生主编:《袁世凯全集》

书名: 袁世凯全集

作者: 骆宝善、刘路生主编

出版社: 河南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3年12月

提要:

2013年12月10日,由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骆宝善和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刘路生耗时28年编撰完成的《袁世凯全集》首发。该书是国家清史纂修工程项目文献丛刊之一,全书36卷,约3600万字,编纂不分文体,采用编年体编辑。书中对袁世凯窃国、21条卖国、称帝等历史事件都有不同的说法。

在书籍的资料收集方面,骆宝善透露,28年来他们排查了国内已刊的史料及有关人士的集子;尽可能地查阅了未刊档案及各方收藏,如国家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晚清档案:宫中朱批档、军机处录副档、电报档、练兵处及各部院档案,端方、赵尔巽等个人专档等,还三下台湾香港,二去韩国,专赴日本进行未刊史料的收集。“目前已知的有条件拿到的海内外关于袁氏史料的大块收藏,基本上无重大遗漏。”

近年,清末民初政治、社会历史以及袁世凯问题,在中外学术界出现了一个研究潮流,不少论著相继出版发表。然而,在论及有关问题时,所有著述大都存在具体的重要史料不足的缺失。广州市社科院院长郭凡表示,《袁世凯全集》的编纂和出版,将可弥补上述研究领域的史料不足的缺憾。

《袁世凯全集》为国家清史纂修工程项目文献丛刊之一。全书36卷,约3600万字。其中正文35卷,索引1卷。编纂不分文体,采用编年体编辑,繁体字横排印刷,16开精装本。

《袁世凱全集》總目

袁世凱全集 第一卷 光緖元年至十四年六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二卷 光緒十四年七月至十八年七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三卷 光緒十八年八月至二十一年九月

袁世凱全集 第四卷 光緒二十一年十月至二十五年十一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五卷 光緒二十五年十一月至二十六年六月

袁世凱全集 第六卷 光緒二十六年七月至閏八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七卷 光绪二十六年九月至十月

袁世凱全集 第八卷 光緒二十六年十一月至二十七年二月

袁世凱全集 第九卷 光緒二十七年三月至九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一0卷 光緒二十七年十月至二十八年

袁世凱全集 第一一卷 光緒二十九年

袁世凱全集 第一二卷 光绪三十年一月至十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一三卷 光緒三十年十一月至三十一年六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一四卷 光緒三十一年七月至三十二年三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一五卷 光緒三十二年四月至十二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一六卷 光緒三十三年一月至七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一七卷 光緒三十三年七月至三十四年六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一八卷 光緒三十四年七月至宣統三年八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一九卷 宣統三年八月至中華民國元年四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二0卷 中華民國元年五月至十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二一卷 中華民國元年十一月至二年一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二二卷 中華民國二年二月至五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二三卷 中華民國二年六月至九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二四卷 中華民國二年十月至十二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二五卷 中華民國二年一月至三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二六卷 中華民國=年四月至五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二七卷 中華民國二年六月至七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二八卷 中華民國三年八月至九月

袁世凱全集 第二九卷 中華民國三年十月至十二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三o卷 中華民國四年- -月至三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三一卷 中華民國四年四月至六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三二卷 中華民國四年七月至九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三三卷 中華民國四年1 卜月至十二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三四卷 中華民國五年- -月至三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三五卷 中華民國五年 三月至六月

袁世凱全集 第三六卷 索引

摘录:

《袁世凯全集》为国家清史纂修工程项目文献丛刊之一。全书约3000余万字,分装为36卷。编纂不分文体,采用编年体编辑,繁体字横排印刷。该全集收集了中国内地、台湾、香港以及韩国、日本保存的袁氏传世文字,包括已刊、未刊档案,以及公私收藏。其内容有章奏、文告、律令、公牍、函电、诗文、题词以及著作,时跨1875年(光绪元年)—1916年(袁世凯16岁—58岁)42年。

《袁世凯全集》由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广州社会科学院骆宝善、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刘路生夫妇历时27年完成编纂。全书36卷,共计3600万字。《袁世凯全集》为国家清史纂修工程项目文献丛刊之一种,其中有许多文献档案属首次公布。

《袁世凱全集》於二00三年夏納人國家清史工程,並提供部分工作經費,作爲清史文献之一種,擴充成員,全面展開整理编纂工作,至今八年。然而從一九八五年應中州古籍出版社約稿正式啓動箅起,歷時則整整四分之一世紀矣。期間歷經曲折頗多。—九八七年,“袁世凱研究”項目獲國家社會科學規剷基金资助。八十年代末,中州古籍出版社因故停止出版運作,而纂輯工作仍在缓慢進行。一九九四年,再與河南教育出版社訂約出版。一九九六年至二零零四年,中共廣州市委、市政府、市社會科學基金先後三批撥款,提供工作經費支持。二零零三年夏以後,與國家清史工程接軌。二零零四年,改與河南大學出版社訂約,繼續實施出版計剷,於今始告完竣。在這二十多年間,曾經得到海内外許多部門和人士的熱情支持與幫助。臺灣、香港以及韓國、日本的學者朋友,在熱心代爲收集文献的同時,還先後多次提供前往搜尋文獻、查閲檔案的帮助和機會。這些,都是《袁世凱全集》得以艱難编成的保證。我們表示誠挚的謝忱,並在後記詳列名單以志感念和不忘。

《袁世凱全集》的編驀,採用、吸收、借鑒了海内外衆多學者的研究成果,採用、輯緑了海内外衆多學者、出版社、研究機構、報章、期刊整理出版、發表、刊佈的文獻。這是

《袁世凱全集》的编纂終可告竣的又一保證。我們在對每件文默注明來源出處,表示尊重和敬意的同時,統此再致誠挚的感謝。

《袁世凱全集》事屬初創,限於學養和識見,蒐羅的遺漏,整理的失當,在所不免。敬請方家指教。

36卷、3600多万字!作为国家清史纂修工程项目文献丛刊之一种,《袁世凯全集》日前出版。在参加该书首发暨学术研讨会过程中,内心几次被打动。

两位学者,一对夫妇,来自广州市和广东省社科院的骆宝善、刘路生研究员,实现这个目标用了近三十年。有学者感叹: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他们从1986年着手编纂这一全集,最后八年几乎就住在了河南大学出版社。板凳坐得十年冷就不容易了,而他们好剑卅载始磨成,自然更值得钦佩。

面对皇皇巨编,同行给他们以真诚祝贺,而近三十年坚持,两位研究员甘苦自知。梦圆时分是美好的。刘路生说,人生的幸福是做想做的事,而以此为职业更为幸福。

当前世风人情之下,他们的作为,他们的幸福观,很是可贵。这种幸福,不是短时间的大红大紫大富大贵,来得艰苦,来得踏实,也更持久。这是人生的高境界。

他们是主编,但不是两个人在战斗。从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到出版社,从两人所在单位到相关机构,他们得到了各种各样的支持与帮助,有物质上的,也有精神上的。他们还谈道,在北京查阅资料时,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几位学者将办公室的钥匙交给他们以方便其工作,不少国内外学者将自己的资料提供给他们,甚至有的专家在全集出版后还给他们提供新的线索与资料……让人不由感叹,在人际交往和学术研究中,还有那么多纯粹与美好!多一些助人为乐,多一些成人之美,多一些真诚与信任,人们就多一些幸福源泉。当然,这也需要境界。

他们的成果,史料价值之大无庸置疑。但也有到场的学者说,由于全集是资料性的,在某些人看来评职称上不算数。这是对学术评价体系的遗憾,也从另一个角度表达了对他们的尊敬,也足见他们执著、沉静,绝不急功近利的心。这正是现在人们所大声呼唤的,不止在学术领域。

做自己喜欢的也有社会价值的事是幸福的,尽管有的事即使坚持、即使付出,也未必能功德圆满。我们希望,更多的人愿意做这样的事,希望做这样事的人能得到更多帮助,能获得幸福。向坚持者致敬,向高境界致敬。

《袁世凯全集》首发式暨学术研讨会在天津举行。该书是国家清史纂修工程项目,由著名学者骆宝善、刘路生耗时27年编纂,河南大学出版社与编纂者历时8年编校出版,共计36卷、3600万字。

《袁世凯全集》的编纂全面系统,并首次公开了许多关于袁世凯重大政治活动的史料,可为清末民初的政治、社会、经济、军事、文化、教育、外交诸方面的研究,尤其是清末新政、辛亥革命、清朝灭亡、民国建立、北洋军阀的产生和形成诸问题的研究提供不可或缺的宝贵史料。正式付印前,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组织专家对《袁世凯全集》书稿进行结项评审,以优秀等级全票通过。《袁世凯全集》采用编年体编辑,繁体字横排印刷,大16开精装本。首发式上,河南大学出版社向天津社会科学院赠送了该书。

袁世凯是清末民初中国最为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不过,同为晚清名臣的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和胡林翼均有全集问世,唯袁世凯全集始终空缺,是为近代中国历史研究的一大遗憾。如今,这一遗憾终于得以弥补。《袁世凯全集》为国家清史纂修工程项目文献丛刊之一,由河南大学出版社组织出版,全书36卷,共计3600万字,收集了中国内地、台湾、香港以及韩国、日本保存的袁氏传世文字,包括已刊、未刊档案,以及公私收藏。其内容有章奏、文告、律令、公牍、函电、诗文、题词以及著作,时跨1875年至1916年。

《袁世凯全集》主编是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骆宝善和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刘路生。两位先生从开始纂修此集至今已逾27年之久,可谓是倾一生心血于一书。骆宝善表示,由于袁氏没有像曾国藩、李鸿章、盛宣怀等人一样保存了相对完整的个人专档,为成此集,他跑遍香港、台湾、日本,“收集齐备现在能搜集到的袁氏传世文字,包括奏折、兵书、发表的公报、家书及所作诗词等”。北京大学教授房德邻表示:“袁世凯是关键历史时刻的关键人物,他有多面性,不能简单地称之为窃国大盗。《袁世凯全集》为研究者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大大方便了学者的研究。”

袁氏后人,袁世凯的孙子、已七十多岁的袁家诚说:“感谢时代允许这样的图书出版,作为后人,我的中国梦就是希望清末明初的历史能够纯洁无暇地呈现出来。这套书和近年来陆续出版的一些袁氏研究的著作,让我的梦想得以实现。”